幽幽萱草 惟愿忘忧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 ? ? ? ? ? ? ? ? ? ? ------【元】王冕

昨晚梦中相见,我变回承欢膝下的小女儿,你还是笑靥如花、慈爱温暖的妈妈;清晨醒来,想到从此只能梦中相亲,不由肝肠寸断、泪湿衣襟。

关于你的第一个记忆,是在家中四合院的一角,你坐在一个大木盆前,把我抱着让我舒服地平躺在你的双腿上,你左手托着我的小脑袋、小钏儿在一旁听你的指挥用木勺舀起一勺勺温热的、你提前让她浸泡好的皂角水淋在我头发上,你温柔的手指伸入我的发间、细致地打着圈的搓揉着我的头发。我时而睁开眼睛看着你,时而闭上眼睛感受着水和你指尖在我头上倾泻的温柔,我朦朦胧胧的似要坠入梦乡。

再长大一些,记得每天吃过早餐你就把我带到你房间,房间的一张大桌上有个漂亮的带镜子的收纳柜,整个柜子内外都漆着发亮的米白色。

你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柜子前,然后打开柜门从顶层的一格拿出两个棕色小玻璃瓶,你从瓶中各取出一颗白色药片还有一颗圆形的小胶囊放在我手心。

我记得白色的药片是甜的,小胶囊一咬开是没有味道的液体油。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那是钙片和鱼肝油。我同学中在幼时每天吃钙片和鱼肝油的还是极少数,也许这和你的职业有关,也和你是个用心的好妈妈有关。

你是个医生,所以你的工作总是比较忙,你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混合着护肤品的幽香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我最喜欢的就是每天晚餐后依偎在你身边,嗅着你身上的味道、耳朵贴着你胸前听你和家人聊天。

现在想想,一定是因为我还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时常这样听你说话,所以出了娘胎还是一样眷恋这种熟悉的记忆。

你每天早上上班前无论再怎么匆忙也要亲自帮我梳头,我那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经常把你的双手缠住,让你又是着急生气又是欢喜,梳完头你总是一边帮我做最后的整理,一边在我脸蛋上用力亲一口,然后你就匆匆赶着上班去了。

我是家中第三个孩子,按爸爸说的你们已有一儿一女了、我是多出来的一个小孩。因为我是早产儿天生身体比较弱,你经常会单独做些清补的食物让我吃“独食”,比如蒸乳鸽、蒸乌骨鸡、蒸甲鱼等等。

如果我生病,你总是不辞劳苦的先用食疗而避免轻易给我用药,你常说“是药三分毒”“千补万补不如食补”。

我还记得自己有一次发高烧,你下班回家后立即出门到家附近去寻了一种绿色的植物,回家洗净剁碎了蒸肉饼给我吃,晚上你让我躺在廊前的一张竹制的美人塌上,你坐在我身边,用小勺挖苹果泥喂我吃,你说苹果可以帮我退烧。

现在我回想你的生活,你白天有一份全职工作,晚上回家要应付三个孩子、给一大家人做饭,一年四季要操持家务和3个孩子的浆洗缝补,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一辈子,不知道你有多闷多无奈?

你曾经是个一书架中国古典、近现代名著、外国文学的文学女青年,我隐约记得翻阅你写的一部小说的头几章手稿,你的字迹潇洒飘逸、气韵生动、故事曲折有趣,但是最后这份手稿却没了踪迹。

我还看过你在舞台上的剧照,你的舞姿就像新疆女子那般浑然天成婀娜动人;童年的夏夜里,你婉转的歌喉让我想到童话里的那只夜莺。

我想,一个如此多才多艺的美丽女子,最终无怨无悔的为大家操劳了一生,那是母爱的本能让你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最大限度的为大家创造出一个富有诗意美感和幸福的童年吧。

你是个很有创意和天分的大厨,就算食材有限,你也总能变出一桌美食;你做出的菜不但构思精巧、色香味俱全,你还会给它们起很美的名字,比如说玉兰片、水晶扣肉、鸳鸯蛋、锦绣庆双辉等等,但凡来家里吃过家宴的亲朋好友,多年后还念念不忘。

你是冒险家和美食家,你总是带大家去尝试市面上新的东西。我记得周末你常常带着大家出门过家庭日,通常那是玩和吃的一天。夏季的时候你总是带着我和哥哥到家附近全城最好的冷饮店,点上当季最新的冰激凌和大家分享,那装在高脚水晶玻璃盏里甜美缤纷的冰激凌,直到现在依然是我的最爱。

你是超前的时尚设计师和定制大师,你可以从看到的一个电视画面得到灵感,然后自己画图设计、裁剪制作,比如说你看了英国宫廷剧,我就会有独一无二的公主裙,你甚至看看小人书上小王子的着装就帮我做出了泡泡袖的高领衬衣和小脚7分裤。

你还是幽默的语言大师,我长大后才知道你创造了很多生动形象但只属于大家家庭的词汇,比如说,如果谁占着卫生间的时间长了,你就会说“看,有人在里面登基啦”。

你还带领着大家把日子过得特别有仪式感,春天的时候大家家是一定要出门踏青的,你总是提前备好了美食小点、带上地垫,选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和大家爬山、欣赏风景;

端午节,你会准备好艾叶水给大家洗澡、给我胸前挂上香囊;中秋节大家会在院子里设下香案举行拜月仪式;每年岁末你很早就开始忙碌的为春节做准备,从食物到大家每个人的新衣,大年初一的早上你总是会帮我穿上新衣并在我额前点上朱砂……

从来没有想过你会以这样突然的方式和我阴阳两隔,本以为大家至少还有十几年的日子可以相见;

记得我是11月回家探亲,有一天中午你突然对我说“我有种预感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了”,我当时还特别不开心的批评你“别胡说”。虽然那时你身体不太好,但你毕竟才69岁。之后有天你居然趁我不在家还冒着大风去街口给我排队买了我爱吃的糖炒栗子。

两周后我像往常一样和你道别远行,我甚至想不起我有没有抱你,因为我以为这次就和以往一样,过段时间我又会回来见到你。

三个月后的一天,姐姐突然打来电话,说你坐在沙发上吃早餐的时候突然倒下去世了,你是高血压引起的脑部血管破裂大出血,医生说就算当时就在你身边也无力回天。

无论我相不相信、接不接受,我就这样突然的失去了你,就算是恨满长天、哭出血泪也无法唤回你,那段时间我时常觉得茫然惶恐,有种根被斩断无处容身的凄凉。

3年过去了,我现在终于能平静的写下这些文字,我偶尔还能幸运的梦到你。

所有关于你的记忆都是温暖和快乐的,你的爱滋润了我的人生,给了我强大的爱与被爱的能力,这也成为我不会被黑暗打倒并能迅速自愈的力量源泉。我的身上、性格里处处都留下了你的烙印。

我想你早已往生轮回到你的下一世,我会好好的活着,尽量活成你喜欢的样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