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饶人,我也未曾饶过岁月

前段时间收到了来自好朋友的一条这样的留言。


说实话,看到这句话时有点没有反应过来。来这人世间不过也只有区区二十余年,我竟也占有着长达十年之久的友谊。

没错,甜憨憨本憨来回忆杀了。因为我极度念旧,近乎念旧成瘾。

两岁和十二岁之间有十年,十二岁和二十二岁之间有一生。掐着指头往前细数到2010年,十年前的自己刚穿上初中的深蓝校服,从小学生过渡到中学生,一身未脱的稚气和怯于社交的自己在陌生的班级中不知所措。记忆最清楚的是报到第一天,坐在旁边的大包包化解尴尬的气氛主动跟我聊天,十年友谊,从此开始盛大起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有幸认识了几位到现在也依然保持联系的老友。所谓老友,这样的话本不应该是我来说的,但是这些占据了我二分之一以往岁月的人,的的确确温存在这十年的时时刻刻,也确实配得上“老友”二字的份量。

不写作业、晚归、话匣子一样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没几年下来,倒是攒了一身的坏毛病,也变得叛逆了不少。

那时

宽校服

充满活力

扎着高马尾

买不完的文具

收藏精致的手账

端午节的全班郊游

没有辗转失眠的夜晚

和那些做不完的模拟卷

没有紧迫的升学就业压力

每科都做着整整齐齐的笔记

跑操的时候被后排揪掉的皮筋

窃窃私语聊着学校里偶遇的帅哥

想尽办法翘掉一星期一次的体育课

老师转过身写板书时满天飞的小纸条

班里的捣蛋鬼拿着自制的小雪球恶作剧

站在楼下大声喊着小姐妹午觉睡醒去上学

春天的周末一起在公园里追逐着最高的风筝

讨论着新出的偶像剧狗血剧情与综艺搞笑桥段

不知何时耳边传来的八卦隔壁班的女生又被表白

......

这些与你有关的日子,你还记得吗。

仿佛还在眼前的场景,和小姐妹们傍晚放学扎成一堆浩浩汤汤组队回家,一路上手里拿着校门口刚买的土豆片巧克力和QQ糖活蹦乱跳,即使肩上的书包再重也丝毫不妨碍大家坐在马路牙子上放肆地大笑,夕阳在每个人的笑脸上留下那天的余温。从来没有厌倦过上学,也不反感任何一个同学,如果还能重来一次,我想我已经有了最好的选择。

被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簇拥,是中学时代最难忘的时光。

再后来,大家学会了告别。再见,是世界上最空虚却又最丰富的词。小天地已经不足以容纳大家施展拳脚,大家相互道别,背负着彼此的祝福奔赴天涯海角。大学时光飞逝,转眼匆匆又三年。大家见面很少,关心依然很多。这首《十年》,唱给每一个老朋友。网易云评论里有这样一句话,“十年前的心脏很厚,用力才能碎,里边是红领巾,发条青蛙,明信片和崭新的运动鞋。十年后的心脏很薄,风吹就散,里边是啤酒瓶,路灯,红眼圈和未来。”那时大家大笑不需要理由,不为成年人的事发愁,满脑子都是动画片和玩具零食。现在大家时常受伤,被不如意屡次挫败,表面豁然开朗内心怅惘失望。大家都是迷途的星星,却依然试着把黑暗照亮。?

人的一生结交朋友无数,我的门前种满荆棘,只有些许会继续与你一同前行。他们倾听你的叹息,心疼你的委屈,你啊你,陪我从中学时代的第一天到现在的你,大家从涉世未深的小孩子慢慢长大。十年的点点滴滴就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重演,氤氲,铺散,我像是被封在酸菜缸里的酸菜,被回忆慢慢腌制入味,与过去融为一体。三千多个日夜这么长,我却不知道从何写起。

本来想说的都没写下来,写下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语言和文字真的是不可执取的东西,当一段话说出来或者写下来,它都不是你的了,你必须允许它被任意解读,甚至误读。所以我最想说的话,其实在我敲下键盘的一刹那就已经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