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办公室恋情ll 绿袖子

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吞进肺里,多希翼我的前半辈子活得像鼻孔里喷出的烟柱那般势不可挡畅快淋漓,可惜它窝囊得像手上的烟头忽明忽暗苟延残喘。

“大家相爱一场,好聚好散吧!”我脑海中盘旋着下午安宁在电话里疲倦沙哑的声音。

“老婆,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这个项目的进度已经过半,今年年底应该就可以拿钱回家了”我说到,

“三年前你就是这样说的,这几年你不但没有拿钱回家,我时不时还得给你倒贴,儿子读书、课外补习班、小提琴课都要钱,我一个人既要养孩子还要还房贷,我太累了,我需要一个可以在我身边陪伴我、可以一起养家的男人!”安宁痛苦的说道。

“最坏的日子马上就可以熬过去了,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老婆!”

“我给了你三年的时间,我看不到希翼在哪里!我受够了!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爱我、爱这个家,你就快点回来和我办理离婚!”安宁恼怒的掐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我大脑一片空白,这样的对话最近已经重复很多次了,这一次,我开始感到绝望。

我和安宁是在大学里相识的,大家拥有过让人羡慕的校园恋情并将这份美好的感情延续到了毕业后。

我为了爱情放弃了父亲安排好的北市的政府工作而选择留在了安宁的家乡南市,为了给安宁一个承诺,我不惜和家庭决裂、和安宁结了婚。

最初几年的日子,大家是非常幸福的,我和安宁都留校任教,每天除了上课,剩下的时间两个人都腻在一起,假期里大家就到处旅行,大家觉得白头到老、一辈子相爱相守是毋庸置疑的事。

年轻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幸福无忧的日子其实很短暂,但是这种会一辈子幸福的错觉往往让人作出无法挽回的决定。

当大家的儿子出生后,我开始不安于现状,每个月拿着学校的那点死工资,看着经商的同学一个个都住上别墅开上好车,我向老婆提出我要离开学校出去闯荡一番。

那时正好我的一个同学在隔壁D市组建了一个房地产企业,他许诺给我高薪、股权,拉我入伙。我没有想太多就加入了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领域。

那时候我和老婆对于大家的感情都太笃定了,大家那么自信无论时间和空间都不可能改变大家的爱。当现实教会我爱情需要耳鬓厮磨、需要陪伴也需要经济基础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力量抓住它了。

我没有说破老婆已经有了新恋人这件事。

几个月前我某天临时起意想给老婆孩子一个惊喜、来到儿子所在的幼儿园接他下课,还没走进校门的我看到老婆和一个男人接上儿子像幸福的一家三口那样坐上一辆卡宴。阳光下那辆车反射的光像一柄寒光凛冽的利剑把我刺穿、钉在路边。

我偷偷向学校里的好友打听老婆的情况,他说若不是我自己发现,他都不敢和我说。

我多想像个有血性的男人一样,直接去找那个男人算账,因为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个男人都不会忍,但是,这3年多的闯荡磨去了我的锐气、夺走了我的自信。

我亏欠老婆太多,我许诺的给她和孩子过上的好日子一直没有兑现,我亲手毁掉了曾经属于大家的幸福。

我的理性告诉我,对于一个心已不在我这里的女人,我也没有强行留住的必要,我想保留大家彼此最后的体面、给大家曾经的爱情留下最后一点温存。

离婚后,我并没有力气发奋图强,我只是尽可能开始堕落,我经常在不同的女人身边醒来,我本来希翼借助这种短暂的欢愉来忘却伤痛,但事实上它带来更大的空虚和绝望,它让我觉得我只配过这样混乱不堪的日子、幸福已经远离。

“窦总,这是程总让我给你准备的粥”,乌春艳从食堂的柜台里把一个保温壶递出来给我。

自从我去南市办完离婚手续回来后,程平对我的生活起居方面额外开始关照起来,因为他觉得我离婚他也有一部分责任。

3年前他拉我入伙时大家都以为凭大家的聪明才智加上行业的特点,大家应该很快可以捞到一大桶金,但是,大家都低估了房地产这一行的水有多深,虽然大家接到一个大的项目,但是3年下来,只有不断的资金投入,压根都见不到产出的影子。每个月光是维持企业的运营成本、给员工发工资都是一个压在大家肩上沉重的负担。

有时候我也很想发程平的火,但是看到他苦苦支撑、东奔西走的样子,我只能生吞了这团火,毕竟是自己的选择,怨天尤人只能证明自己能力差、判断力不行,而且发火改变不了现状。

我坐下来喝了一口保温壶里的热粥,这绵软滑糯、米香扑鼻的白粥顺着喉缓缓的流入我的胃里,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喝的粥了,我低头看了一下白瓷勺里的粥,一粒粒开了花的米,与水交融一体,晶莹透亮。

“窦总,这是腐乳和榨菜”,乌春艳拿着两个小碟过来摆在我面前,

“谢谢啊小乌”。我抬头看了一眼她,“你这粥熬得很好。”

小乌微笑的看着我“我是用砂锅和小火慢慢熬的,用的是今年的新米”。

我点点头,专心的喝着白粥。看着窗外初秋的暖阳,听着小乌在灶台里洗碗窸窸窣窣收拾的声音,忽然生出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是家的感觉。

我不觉的看了一眼忙碌的小乌,我只听说她是来自山区农村的,小乌有着这附近山区女孩特有的白皮肤和好气色,圆圆的脸盘衬得一双眼睛像乌黑的葡萄,身材有些微胖,她认真麻利的洗涮着。

“小乌,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不找份好点的工作?食堂的工作又累工资又低。”

“窦总,我也想呀,但是我没有文凭,我只是初中毕业,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技能”小乌回答道。

“那你有没有什么长远的打算?”

“没有,我就想先多存点钱,我家里还有弟弟妹妹需要我供他们读书”,小乌说。

周末我在租住的公寓里拉开几乎空了的冰箱准备找点菜下面,拿出保鲜室里仅存的半颗白菜,却发现白菜的下半部已经发霉,绿色的菜汁流得保鲜抽屉里都是。

没离婚时只要不出差,周末我都会从D市回南市陪老婆孩子,我找出企业的通讯录打算叫办公室派司机过来接我去买菜,小乌的联系电话就在办公室后勤人员里。想到她的粥煮得那么好,干脆让她去帮我买菜、顺便可以让她为家庭创收更好的供养弟妹。

小乌接到我的电话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

此后小乌每个周末都会帮我买菜,她顺便连打扫卫生的活一块包揽了下来,家里一天天窗明几净起来,我对小乌的了解也多了。

小乌的母亲在她小学没毕业就去世了,父亲一个人拉扯她和两个弟弟妹妹,家境非常贫困,她虽然学习很好,但是为了帮助父亲养家,16岁初中刚毕业的她就跟着村里人去了广东打工。

刚开始她在工厂流水线上工作,后来去做了洗头妹,本来想存够了钱就回家乡开发廊,但是后来爱上发廊的一个发艺师,之后所托非人被骗了感情骗光了钱。

“现在我也不多想什么,就专心挣钱,一边养家一边为我开发廊存钱”。

看到小乌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认真干活,我觉得自己连个小姑娘都不如。一个大男人不能被感情的事打趴下了,如果这么堕落下去,只能让儿子和前妻更加看不起。

我心里的褶皱被小乌的白粥和饭食抚平,而努力工作的她让我也不由得想要振作起来。

又是一个周末,小乌把买好的菜送过来顺便开始打扫卫生,她已经把家里的旮旮旯旯几乎都打扫到了,“窦总,今天我把你卧室大衣柜柜顶打扫一下吧?”小乌来书房问我,“好的,就是爬高的时候千万要小心”,我回答到。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卧室没了声响有些不放心的走了进去,却发现小乌背对着门口正蹲在地上全神贯注地做什么,我走近一看,她面前摆着被我束之高阁几乎忘记的小提琴。

她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连忙抬头,“窦总,这里面装的是吉他吗?盒子外面全是灰尘,我刚刚把它擦干净”。她边说边拎起琴盒准备放回柜顶上去,“你放在一边吧,我等下放上去”,我对小乌说到。

“好的窦总,你还会弹琴呀?我特别羡慕会乐器的人,可惜我这辈子估计都没机会了”小乌笑呵呵的说道。

我心中一动“这是小提琴,下周你打扫的时候,我可以拉给你听”。

“真的吗?!那太好了!一言为定哦”小乌欢呼到。

第二周小乌一进门一边把菜收拾进冰箱,一边说道“窦总,这周我听了好多首小提琴曲,有一首原来经常在电视广告里听到但我不知道名字,我哼一下你听听看。”小乌认真的哼了起来,

“是《绿袖子》”我回答道。

这一周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拉琴,当我把琴盒打开,拿出小提琴架在肩上、琴弓搭在琴弦上的那一刻,世界都变得安静,我拉得那么沉醉,流淌的琴声洗去了我内心的焦躁和郁闷,现在每天晚上我不用再借助酒精来入睡,音乐治愈了我。

在这半年的接触中,我发现小乌很有亲和力也善于和人沟通,于是我举荐她去了企业的销售部。

冬去春来,大家的项目终于上市,小乌成了销售部的一匹黑马,她的努力和用心让她拿到了季度销售钻石新星。

一年后小乌来向我辞职,她说她已经存够了钱,现在可以去做自己的美发沙龙了,她感谢我帮助她那么快可以去实现自己的创业梦想。

她其实不知道我有多感谢她、让我看到一个各方面都不幸运的人总是不忘面带微笑的在自己苦难的人生中认真努力的工作与生活,她让我重拾信心、重拾音乐也重拾了人生。

我和程平的企业熬过了严寒步入了快速增长期,我拿了一些闲散资金入股了小乌的美发沙龙,3年后小乌的沙龙成为D市最顶级的美容美发会所,我和小乌也结婚了。

“你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已经瘦身成功变身都市丽人的女强人小乌问我,

“我想,应该是在喝你熬的粥的时候,那时我就在想,去哪里能找到这样一个似粥一样温柔的人啊?”我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那你又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当你站在窗边拉《绿袖子》的时候,那时我在想,如果可以变成你的妻子,我就可以每天听到这么美的小提琴声了”小乌笑吟吟的答道。

人这一生会遇到什么人,都是有特别的意义,如果能遇到一个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人,那就一定不要错过他她,因为,他她就是那个对的人。

虽然你不一定在第一次就遇到,但是,你总会遇到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