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水乡的模样

这一方水田是准备插秧的,这道工序就叫磨田,老法子是耕、耙、磨、栽。磨,就是用窄长的木板将水田中的泥土抹平整了,原来是用牛来拖抹板,现在用拖拉机,拖在机后的窄木板更长了,划起的浪头也更宽了。

近边的一块田是种的稻,麦田里的墒沟还在,刚刚灌过水,泥土湿润润的,稻种静静地在这湿润的泥土中承接着阳光,等待着发芽。

秧苗栽上后,沟里田间就离不开水了,即便是撂田的那几天,沟里也还是有水的,于是每到夜晚便会蛙鸣阵阵,水乡的气氛也就越发浓郁了。

水田里有一种鱼叫长鱼,也就是黄鳝,这种鱼深秋后田中无水时会钻入地下深处的泥土中,它的洞穴弯弯曲曲,深达数尺。前几年还有不少的农人在闲冬时,专事找挖长鱼,他们在干涸的垄沟旁一过,便能知晓哪里的地下躲藏着长鱼。如今做这行当的已很少能见,不知是长鱼少了,还是这拨人老了,或是他们有了更好的生计。

秧苗醒棵后,长鱼就会从泥土深处钻出来,它们要重新进食,长大,繁殖。这是属于它们的季节,这是属于它们的天地。

长鱼最喜欢吃蚯蚓,旱田浸水后,蚯蚓被水逼出来,成了长鱼的美食。而因为这一喜好,长鱼常常会钻入农人布设在水中的“丫筒”里,又成为人类的美食。

长鱼的味道很是鲜美,有人喜欢红烧,还给这道菜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红烧马鞍条”,因为长鱼分段红烧后,状若马鞍。野生长鱼烧成的马鞍条,不仅汤汁鲜美,而且肉质细腻紧密。

有人喜欢烧汤,活鲜的野生长鱼烧出的汤水乳白粘稠,加少许韭叶,更是添色生香,让人一看便会口中生津。还有人喜欢炒鳝丝,鳝丝炒韭菜,或是鳝丝炒洋葱,小一点的长鱼一般会采用这种吃法,鳝丝与韭味、葱味充分混合后,也别有一番滋味。

这块水田很快就会磨好了,那台插秧机已在田南等待,过不了多久,这里便会是另一番景象,稀疏的小秧点缀在一片白水之中,弱小的绿,浅浅的绿,温柔的绿,这便是水乡最初的样子,这样子让人看得舒心,让人认出了它的年轻,也记住了它的年轻。

蚯蚓在水下蠕动,黄蟮隐在洞口,青蛙潜伏在水边,它们等待着水田的主人,等待着今年的夏绿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