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之澳洲移民故事1:我是技术男

Daniel今年45岁,他移民来澳洲的时候28岁。我在悉尼的一家咖啡店和他见面时,他是标准的“码农”着装:一副粗黑框的眼睛、浅蓝色衬衣扎在中腰的牛仔裤里,胸前挂着进出企业的员工识别证,背着一个装有笔记本电脑的双肩背包。

Daniel出生在国内一个2线省会城市,父亲是普通企业职员、妈妈是工厂工人,他出生没几年,长得漂亮的妈妈就嫌弃父亲穷、跟别的男人跑了。

Daniel跟着父亲相依为命,这个被女人抛弃、骨子里清高的男人没有再找伴侣,而是“公耗子带崽”的一个人把Daniel拉扯大。

就在Daniel马上要大学毕业那一年,长期心情抑郁的父亲肝硬化去世,而与此同时Daniel的初恋女友提出分手。

没有了家人、没有了爱情的Daniel大学毕业后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上海,他入职到了一家电脑企业做销售。

Daniel一个人在上海没有背景、没有亲人,他有的只是年轻和热情。在企业工作几年后,企业里做后勤的一个上海本地姑娘爱上了他。

Daniel因为经历了母亲和初恋女友先后嫌贫爱富的离弃,他心底里对于女人是不信任的,但是这个上海姑娘的真心到底还是感动了他。可惜上海人的女婿怎么那么好当?!就算是“父母拧不过子女”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一穷二白的外来“乡下人”,这接下来每天回到家迎接他的永远是嫌弃、厌恶的眼神。

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远离势利的岳父岳母,Daniel冥思苦想了一阵后决定通过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去。

内心的愿力有多大,迸发的毅力就有多强烈,Daniel用了几个月时间发狠的学英语、考雅思,之后他顺利的移民来到澳大利亚并作为担保人把妻子也带了过来。

Daniel刚刚来到澳大利亚时人生地不熟、英语也不好(中国人在国内学了十几年英语,可等真正来英语国家生活后,才发现当地人说的自己听不懂、别人也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压根找不到专业工作。为了生存、养老婆,他什么活都干,最后他找到了一家建材加工厂,他在厂里负责磨玻璃。

他每天推着一个巨大的打磨机,在机器的轰鸣声和满天的玻璃粉尘中,硬是磨了快3年的时间。这三年,他每天清晨6点出门坐车2个多小时到工厂,晚上7点回到家时通常觉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因为每天都弯着腰操作机器、还需要搬运打磨好的巨大玻璃,他觉得自己的腰也快要吃不消了。

虽然每天这样累死累活的干,但是他只是拿着政府规定的最低时薪,勉强养活老婆和自己。

看着工厂里就这么工作了一辈子的其他华裔,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看着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幼子,他再次拿出出国时的那股狠劲,每天下班回家后用超强毅力和学习能力考到了当时含金量极高的思科证书,之后大胆地给相关行业的大企业投简历,他从面试时只听得懂几句话开始,到最后被澳洲最大的电信企业录取。

他的工作变成了每天坐在市中心高层写字楼里的电脑前敲敲键盘,每小时的时薪是原来的5倍。

一年后,他贷款买了一个house(就是国内说的别墅,澳洲这边过去基本都是house,因为地广人稀;近几年移民多了,悉尼这样的大城市里高层公寓也越来越多了),那时候买房首付只需要房价的5%,比如说house是100万,他只需要5万,剩下的都可以从银行贷款。

在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在大企业上班的普通技术人员,中等工资水平大概是税后10万左右。对于码农来说,只要理性选择自己消费范围内的房子、供房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的。

Daniel终于靠自己的努力逆天改命,在悉尼过上了别墅、车子、儿子和狗子的幸福生活。

Daniel说,决定移民出国那时候自己还年轻,在国内也一无所有,所以才有勇气出来拼一下。现在一来办理技术移民的难度比2003年他来的时候大得多,二来现在澳洲的房价比之前几年翻了快一倍,首付款也涨到了需要付20%,现在要移民和安居下来比之前难多了。

他很庆幸自己当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更多澳洲第一手生活、幼儿及青春期教育、移民和留学生故事请关注微信:

嘉宝生活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