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岁月

本篇是影片《燃情岁月》的故事先容

有些人能清楚地听见来自心灵的声音,他们依着这些声音行事。这些人不是成了疯子,就是成为传奇。

我是一个印第安族长,名叫一刀(One Stab),已经九十多岁了。大家有一个传统,每杀死一个敌人,就割下他的头皮。我有一沓敌人的头皮可以证明我的战功。我曾跟着威廉·鲁德楼上校做事。我听得懂英语,但我从来不说,我只说母语。

01

威廉·鲁德楼曾是一名陆军上校,他一心想帮助印第安人,可是却无能为力。他反对美国兵屠杀印第安人,于是离开军营,搬到山上生活,大家几个人一直跟着他。

吹思汀出生的时候是一个冬天,他的妈妈生他时差点死掉。上校把孩子抱到我这里,我用一张熊皮将他包裹起来,整整一夜。

吹思汀长大以后,我就教他捕杀野兽,他非常喜欢这些。

当你切开野兽的胸膛,取出它的心脏,这一刻,可使它的灵魂得到自由。

有一次他被熊所伤,也切下了熊的一根手指。

上校有三个儿子,可是他最爱的是老二崔思汀。我也有儿子,可是他们已经都不在了。

孩子们渐渐长大了。老大艾尔弗莱德成熟稳重,老二吹思汀狂放不羁,老三萨缪尔温文尔雅。两个哥哥非常宠爱这个最小的弟弟。

上校的夫人伊莎贝尔受不了这里冬天的冰冷,去别处过冬去了,以后就很少回来。

在哈佛大学念书的萨缪尔喜欢上一个女孩苏珊娜,并与她订了婚。这个夏天,他要带他的未婚妻一起回来。

上校和艾尔弗莱德早已在车站等候。看见苏珊娜下车的那一刻,艾尔弗莱德看她的眼神说明他对这个美丽的姑娘一见钟情。

回去的路上,在波澜壮阔的大草原上,一个英俊挺拔的金发少年从远处策马而来,他正是狂野不羁的吹思汀。

我想这一刻的金发少年,是所有女人心中的梦想,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是再自然不过了。苏珊娜大概从这一刻就爱上了吹思汀。

回家之后,苏珊娜找印第安小女孩小伊莎贝尔聊天,小伊莎贝尔说她要嫁给吹思汀。老大过来和苏珊娜说话,却被父亲叫开。

02

一家人度过了一段美好温馨的日子,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老三执意要去参军,报效国家,老大也要去。上校大发雷霆,还是劝不了,只能由着他们。吹思汀对战争不感兴趣,他一起去是为了保护心爱的弟弟。

临走前夜,苏珊娜和吹思汀的一个安慰性的拥抱被大哥撞见,大哥开始误会吹思汀和苏珊娜的关系。

第二天,三兄弟出发了。临走前,上校悄悄叮嘱吹思汀保护好弟弟。

战场上,两个哥哥不遗余力地照顾着弟弟,以至于弟弟在给苏珊娜的信中说,二哥似乎不是来打德国人的,而是来专门保护他的。没错,吹思汀就是来保护他的。

一次战斗中,老大腿受了伤,老三私自上了前线,老二得知后马上去找。然而,等他找到的时候,老三已经被铁丝网缠住,然后被乱抢打死。

吹思汀悲痛欲绝,哭着拿出匕首,切开弟弟的胸膛,取出他的心脏,让他的灵魂获得自由。当晚,吹思汀单枪匹马,摸到德军阵地,杀德军,割头皮。

老二被解雇了,但他没有没有回家,萨缪尔的死给他很大的打击。他去跟爷爷住在一起并跟着他出海,托大哥把萨缪尔的心脏带回来安葬。

在萨缪尔的墓前,老大向苏珊娜表白,可是并没有成功。

03

美丽的草原上,一个金发男人策马而来,吹思汀终于回家了。

吹思汀在弟弟的墓前伤心地哭泣,苏珊娜来安慰他,拥抱在一起。晚饭时老大说了句风凉话,吹思汀起身离开,苏珊娜追了出去。

苏珊娜和吹思汀情到深处,不能自已,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他们灵肉合一了。老大和吹思汀争持,说他不会给她幸福。

老大离开家,到城里发展。因为勤奋努力,加上天赋,发展得很好,认识了很多名人。

老二和苏珊娜在草原上快乐地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当老二看到一匹被铁丝网缠住的小牛时,又想起了弟弟当时的情形。

他们一起去杀那头曾使吹思汀受伤的熊,可是吹思汀没有开枪。当人和野兽互相使对方流血,他们的心已经合为一体了。

在一个酒馆,服务员不招待印第安人(就是我)。吹思汀野性大发,用枪顶着他的脑袋,告诉他我是谁。

吹思汀夜里突然惊醒,手持匕首对着苏珊娜,他对弟弟的死还是无法释怀。他决定离家出走,苏珊娜说会永远等他。

我知道,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04

吹思汀在外面到处流浪。有一天,他写信给苏珊娜,告诉她他们完了,让她另外找人嫁了。

很多人支撑老大竞选国会议员,于是他回家征求老爸的意见。上校因为政府对印第安人的政策,对政府很有意见,反对老大竞选。老大执意竞选,闹得不欢而散。

老大看见了苏珊娜,过去和她说话。上校对老大很不满,让他离开这个家。老大把吹思汀的信给了上校。

上校看了吹思汀的信,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吹思汀再没写信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外面流浪。

如我所料,一个春天,这个金发男人又回来了,骑着马,还带着一群马。他把他骑的那匹母马送给了我。

当他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上校口歪眼斜,不能说话,脖子上挂着一块黑板的时候,这个男人流下了眼泪,父子俩拥抱在一起。

吹思汀送给上校一把双管枪,其他人也各有礼物。可是,苏珊娜已在几年前嫁给了老大。

吹思汀去看苏珊娜,苏珊娜说永远真是太久了。吹思汀说我理解。

05

小伊莎贝尔长大了,嫁给了吹思汀,并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吹思汀过了一段平静快乐的日子,他心里的熊睡着了。可是,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

禁酒令之后,吹思汀开始贩酒赚钱。贩酒触犯了某个贩酒团伙的利益,他们警告吹思汀,吹思汀不鸟他们。

一次在集市上,吹思汀去卖酒,一家四口碰巧遇到老大和苏珊娜,尴尬地聊了会天。吹思汀卖酒时被贩酒团伙看见,去叫了警察。

回去的路上,警察拦住他们的车。有个警察朝山坡扫射,一颗流弹误杀了小伊莎贝尔。吹思汀伤心欲绝,发狂一样把开枪的警察打成重伤,自己也被打伤。

安葬了小伊莎贝尔后,回来遇见了老大。上校不愿意见他,下车离去。

大哥告诉吹思汀,被他打的那个警察差点死掉,吹思汀要为此被关押三十天。

苏珊娜偷偷去牢里看吹思汀,显然她还是深爱着他。

出来之后,吹思汀查到贩酒头目的地址,赶去杀死了仇人。他的岳父,小伊莎贝尔的父亲,狙击了那个打死小伊莎贝尔的警察,为女儿报了仇。

苏珊娜依然深爱吹思汀,可是现在却嫁给了老大,她矛盾重重,痛苦不堪,最后剪掉了头发,饮弹自尽。

老大把苏珊娜带回来安葬。在墓碑旁,老大对吹思汀说:“我遵守所有的规矩,而你什么都不遵守,可是他们都爱你。”

06

吹思汀从屋里出来,发现仇家带着警察找上门来。上校从屋里出来,询问情况。我弄惊了马,马发出嘶鸣。上校趁马叫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出其不意地开枪杀了两人。

警长举枪向上校瞄准,吹思汀挺身去挡。在危急时刻,老大及时出现,打死了警长,救了父亲和弟弟。上校重新认可了这个儿子,父子重归于好。

我手舞足蹈,进行着仪式。我真想割下这些人的头皮,可惜他们不是我杀的。

吹思汀心里的熊又醒了,他把孩子交给大哥抚养,再次离家出走,回归大自然。

吹思汀小的时候,我曾以为他不会长寿,可是我错了。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都比他死的早,他想保护他们,可是他们没有他命硬,他就像块石头。

他死于1963年,死在熊爪之下,也算死得其所。

当然了,我比他活得更久,因为我是个神秘人物,也要负责讲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