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树下(十一)

  • 我没借过别人钱。

    现在猛不丁一下子借这么多钱,特别是这些借款中还包括人人视之为洪水猛兽的网贷,我感觉好象被一双无形的手给箝制住脖子一样呼吸都没有那么顺畅了。

    得想法子把钱还上才是。

    我妈让我再好好跟我爸说说。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都跟我爸那样说了,焉能再折腰?

  • 把我能想到的所有能赚钱的辙都想了一遍,端盘子抹不开颜面,抹碗太辛苦,发传单得磨嘴皮子,有时还得爬楼……

    这些都行不通,工价低,来钱慢。

    钱到用时方恨少,百无一用是书生。

    我这个书生怎样才能快速赚到钱呢?

    哎!愁死个人!

  • “飞哥,你完全可以靠做家教赚钱。”徐子晨给我出主意。

    还假啦?智慧我不缺,且无本,万利。

    我快速盘算了下,如果做时下最赚钱的一对一,保守估计按一小时二百块来计算,我来算笔帐,周一到周五,高中生都得上晚自习,下晚自习后再补二个小时的课已是顶天了。周六、周日一天各补十个小时也已是极限。一个月撑死了能赚二万块,还完所有欠款得七八个月之久。

    已经相当不错了,但还是战线拉得太长,再说网贷能等你七八个月吗?利滚利,到时套你没商量。

  • “飞哥,你补高三生呀!高三生有很多翘课去补课的,这样你周一到周五的薪酬也能以十个小时来计算了。”徐子晨点拨我。

    “这样算下来差不多二个半月。”

    还是有点久,但已经令我眼前一亮。

  • “飞哥,不用那么久,我昨晚已经和彭宇(吉他手)、赦铭(键盘手)他俩商量过了,他们也都想帮帮你。”

    我环视了一下排练室,一片狼籍,烟灰缸里堆满了香烟,桌子上是七零八落的空啤酒瓶。

    “我还说服了我妹子萱(双胞胎)来帮你,我对她说了你的事后,她感动得希里哗啦的,直嚷着说这样的男朋友也给她来一打。”

    “大家三专补艺考生,子萱和你专补英语。以一人一天赚二千来算,大家五个人十天就能把你网贷的那十万先还了。这个骨头啃下后,再辛苦五天,就能把借你同学的那五万也还了。”

    什么叫兄弟?兄弟就是悄没声地决定帮你一把。

    感动!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 翘课、帮高三生补课。

    一天的睡眠时间少得可怜!

    恨不得走路都能睡着。

    一场为期半个月的攻坚战打响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