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肩膀的痛

极速旋转的割草机轰鸣了一整天,将茂盛的紫花苜蓿从根部割起,然后运送至小广场晾晒。

或许是不常做活的缘故,由于长时间使用割草机,左侧肩膀和右胯稍有动作便觉得疼痛难忍。

父亲在一侧打着下手,身子斜跨在田里,犹如比萨斜塔般伟岸雄壮,相较父亲忍受的病痛,这一切都将不值一提。

然而最深、最强的痛,莫过于父亲目送大家离开时的那份孤独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