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善良

从小镇坐车去江都,在西桥老车站站台上来了几位乘客,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妇女因为走得匆忙,忘了口罩。司机有些为难,没口罩不能带你上车哟。司机是本地人,身上备用的一只口罩,在前面的一个站台已给了另一位忘带口罩的乘客,那一位是司机的熟人。女乘客有些着急,她说因为赶时间才忙中出错的。我赶忙说,我这里有一只,你拿去用吧。她马上转愁为喜,连声说谢谢,并要给我钱。我说,没事,不要给钱,你快戴上吧。她又道了一声谢,方才坐到前边的空座位上去。

大家都戴着口罩,有些面熟的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她与我好象并不熟悉。

车子开得很慢,这是运输企业的新规定,据说企业明确了每一条线路的途中时长,因为现时的公交票价实在是很低的,企业无法承担各类事故产生的赔偿和损失,唯有小心再小心,所以这样的举措也是十分必要的。车行很慢,又是午后,没过多久我就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这样的摇摇晃晃自有催眠的功效,虽不能睡个踏实,却也可大大地解乏消困,这一觉一直睡到安大路与328国道的交叉口,醒来时车刚好转过弯,车上的乘客已少了很多。

我把一直放在腿上的行李移到旁边已经空出来的座位上,倚在座椅背上看起了手机。有个好睡眠和手机,再长的旅途也不会生烦生厌的,累了就眯,醒了就看,如果是生地方,还可看看窗外的景象,欣赏一下异地风光,所以我从没有旅途劳累之感。

车近江都时,那位妇女从前排移到了后座,坐在过道右边与我同排的座位上,与我闲聊了起来,她告诉我,她家是吉东的,今天在新河帮她妹妹家做事。她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他有两个姐姐好象就在这两个村,会这么巧吗?我该不该来证实一下,但这一念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就要下车了,开启另一个话题并不合适,何况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我还在纳闷她特意坐过来与我闲话的用意呐。

她要下车了,她对我说,你在哪儿下车?没事就先到我家吃饭吧,吃完饭再回家。我看了看她,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但双眼里流露出满满的真诚和客气。我知道她多半是跟我说客气话,但这客气话的底色是实在、真诚的,她要表达的是她心中的那份真挚的谢意,她没把一只口罩看轻,她这样的谢意让我有些意外,我的无意之举,小善之劳让她一谢再谢,竟至不报难安的境地。

她的善良必定是远过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