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四)

  •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君子,我心则休。

    素日里,李成端是极少到其它办公室串门的。

    可见他的刻意。

    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李成端总算象一棵树往下倾了倾它冠部的枝叶一样矮了矮他的身子。

    如此,往上跳一跳应该没那么辛苦了。

    王芊雨的心里是很有些欢喜的。

  • 然而那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成端再没去过王芊雨的办公室。电梯间里遇到也只是普通同事间的礼节性寒喧。

    这不对头啊!

    正常来讲,接下来不是应该约个小会,看个小剧场呀什么的才比较合情合理?

    但是一切事物的发展并不以人的主观想象为转移。就在王芊雨认为又多了一分胜算的同时,事情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 李成端的母亲(以下简称李母)帮儿子相中了一门亲事。女方是李母所在政府部门顶头上司的千金沈妙玲。沈家与李家情况相似,所不同的是沈家是父亲从政,母亲从商。

    沈父权倾一方,沈母日进斗金。两家如果结为姻亲,可谓是强强联合。

    李成端并不想去相亲,因为王芊雨直白、疾风厉雨式的爱无时不刻地在拍打着他的心。尤其是最近一段时日的某一天,王芊雨居然入了他的梦,梦中,她巧笑嫣然。

    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根本不在他考虑范围内的女孩居然就入了他的脑,他的心。

    只能说爱情的发生是最没有道理可讲,也最容易被先爱的一方激发出来。

    去他的门当!去他的户对!

    心与心的属意好象更重要一点。

  • 李母一贯强势,在家里也沿袭了说一不二的工作作风。凡是她认为好的,李父和李成端必须无条件双手双脚支撑。不然,她的脸拉得能比驴脸还长。

    谁没事想家里鸡飞狗跳呢?李母又是家里唯一的女性。本着爱护女性的考虑,李父和李成端能上东就不上西,能赶鸡绝不遛狗,倒也换来相安无事。

    脾气这东西不能惯,惯了就见长。

    比如这次就是,李成端甫一表达了不想去相亲的想法,李母一下就炸毛了。其怒火之熊熊程度可对比红太狼生气时头顶乱窜的小火苗,各位看官自行脑补。李成端当时就吓得小脸煞白。

    “去吧。或许对上眼了也不一定。”李父一向惧内,主动帮妻子劝说儿子。

    双威并施,李成端只得答应去见见那所谓的沈妙玲。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