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窍洞开

辰爱好古籍,厌恶尘世,向往真正清静之地,五柳先生的《桃花源记》早就能倒背如流,字字句句都被翻了个遍。

这天,辰得到一本南朝宋末隐士的注释集稀世拓本,内中都是各类世外福地的奇妙记载,若是早生二十四甲子,辰必定会引为知己。

内中有这么一段,“寻阳山有蝌蚪文石壁,色黄,不似镌刻,莫有识者。”

最妙的是,下面还附了一段蝌蚪文墨拓,这些弯弯扭扭的文字对别人是天书,辰却能认出天书上的一个字,那个字的意思是“夜视”。

从那一刻起,辰朝思暮想、夜不能寐,极度渴望能看到真正的蝌蚪文石壁。

沧海桑田,在考古历史上并不只是个感叹成语,二十多个甲子的时光,不但湮灭了无数的历史真相,有时甚至真的能移山填海。

最为关键的线索,“寻阳山”便属于被时光迁移和埋藏的对象,这一名称的归属地仅在公众可翻查的领域便有一百多处,要想查实,实在是难于上青天。

要说机缘这种东西,除了巧合之外,别无它用。

考古五所在山西某晋代墓葬群有了重大发现,其中有一项恰巧包含着寻阳山蝌蚪文石壁的线索,作为五所最年轻的常务副所长,辰略微施展手段,便轻松地拿下了该项的专题研究权限。

从进所开始,辰见谁都是满脸笑容,随着资历渐长,越发长袖善舞,是下一任所长的有力竞争者。

包括老所长在内,没人知道辰的内心世界里藏着的东西。

藏的东西越深,越重,表面上显露出来或许越自相矛盾。

有了有针对性的佐证,辰极有把握地将“古寻阳山”的真正可能归属地缩减到了三处,其中最有可能的是在F省的X市。

紧接着,辰出现了考古生涯中从未有过的重大过失,五件极其珍贵的考古资料被彻底损坏,更严重的是,由于种种极为令人不解的原因,这五件资料居然没有扫描登记入数据库。

这也就意味着,世界永远失去了这五件考古资料了。

辰颇有担当,主动引咎辞职,有人欢喜有人愁。

逐渐淡出业界视野的辰,静悄悄地处理好与自己关联的一切,选择了一个初春的清晨,踏着新发的鲜艳桃花,来到了X市。

X市的寻阳山占地颇大,怪石料峭,草木不多,在周边几乎没什么名气,最大的传说是曾有人看见老虎出没,唯一能算得上景点的便是“虎拜峡”。

当地人的南方口音奇特,辰怀疑自己听错了,“虎拜峡”应该是“虎跃峡”才对。而且现在这个人挤人的世界,那里还有什么老虎出没?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里既无仙,也无虎,连草木都欠缺,难怪连不少X市人,都不知道市东约50公里处,有这么一处荒寂大山。

若不是有已经“损毁”的晋代墓葬发现,辰一辈子也找不到这里。

有钱好办事,辰找了向导,向导又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农陪同,三人花了三天,才堪堪将寻阳山粗略地走了一遍。

辰在各处都做好了标记,哪有溪流,哪有峡谷,哪处下风,哪处适合露营。

向导和老农走了,辰返回大山,他已经找到线索了,不多久,却又遇到折返的老农,老农再三叮嘱,千万不能露营“虎拜峡”。

辰谢过老农,再次别过后,直接往“虎拜峡”进发,那里西南角的石壁,外观上符合蝌蚪文石壁的特征,辰必须去一探究竟。

站在简单清理好的石壁前,看着跨越了时光的黄色字迹,辰感动不已,眼泪不经意间便流了下来。

不过,蝌蚪文的确难懂,即便是辰,即便有完整的蝌蚪文可相互对照辨析,可不管怎么猜测假定,内容也是完全不通,如同天书一般。

难道,上天要如此对待他这个苦心人。

辰苦思冥想,抓耳挠腮,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辰专心守一,没有发现四周的水墨景象透出怪异的味道。

突然间,辰脑海中响起轰雷、劈下闪电,轰雷的名字叫《桃花源记》,闪电的名字叫“倒背如流”。

石壁上的蝌蚪文,从第二段开始,正是倒写的《桃花源记》,怪不得如此怪异,辰手舞足蹈起来,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刚才还清晰无比的石壁上的字,陡然间就完全看不见了。

咦,奇怪!

辰亮起野外简易照明,石壁上的黄色蝌蚪文字迹,在荧光下又显现出来,有了长长的第二段对照,第一段的内容,很快就被辰破译出来了。

那本南朝宋末隐士的稀世拓本上,墨拓的正是石壁上的第一段。

“萤火芝,夜视有光,吃一枚,心中生一个孔明,吃到七枚,心中七窍洞开,可以见桃源。”

文字,像虫子般,钻进了辰的脑海里,再也忘不了。

辰呆在石壁前,苦苦思索。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遥远处传来阵阵虎啸,随着声音由远而近,辰一个猛然间,从忘我的思索中跳脱出来。

诶,不远处怎么立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胆大心细是考古工编辑的特长,辰正待上前查看,眼前却见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三只斑斓大老虎从各处一跃而至,往辰直扑而来。

辰心下大惊,手上举着的照明灯掉落在地,触碰石头,摔了个粉碎。

只片刻,老虎已在眼前,辰闭目颤栗,等待最后的绝命时刻。

一直却没有动静,辰咬紧牙关,睁开眼,便看见了永远难忘的景象,微弱的月光下,依稀可见三只老虎,如人一般拜倒在地,对着不远处那个人,似乎在行叩拜之礼。

不多时,老虎呼啸而去,只留下辰和那个人。

那个人,头顶似乎有光亮,辰喊了几声不见回应,便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今夜的怪异事情一定与此人有关,必得搞个清楚。

辰一动,那人突然也动起来;辰往前走,那人却往地下钻。

经历了之前的诸多震惊,辰的心神该碎的早碎完了,还没碎的也坚定无比了,见到那人已经钻到一半了,辰小跑起来。

啊?原来是个石人,会自行钻洞的石人,石人头上有一撮绿莹莹的草,夜视有光。

“萤火芝,夜视有光,吃一枚…”

辰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这一句来,手往前一伸一拽,在石人彻底消失不见之前,得到了这种奇异的草。

辰狠下心,把草送入嘴里……

寻阳山周边无人,连续七天的虎啸声吓跑了山上的无知生灵,对50公里外的莺歌燕舞却丝毫没有影响。

辰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世间,寻阳山的石壁渐渐又爬满青苔…


码字之道,痛并快乐着。

支撑原创,喜欢你就夸夸我呗!

每日点赞,就能分享文章赚得的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