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高考作文】 | 为妳乱想的人有多么爱妳

文?| 有个神仙

夏夜的风是热的,我如何来安慰一颗冷却的心。

我挨着他坐在街边的台阶上,看着他喝完一罐一罐的啤酒。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问。

他眼神暗淡的看着前方,淡淡道:“半年了吧。”

“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叹息了一声,把手里的酒罐子狠狠一扔。

“反正也是没戏了!”

“她结婚了?”

“还没,下个月结。”

“看样子,你很喜欢她,她喜欢你吗?”

他迟疑了一下,盯着手中的啤酒看了许久。

“不知道,会有一点吧?”他有点不自信。

“一点也是喜欢,找她说清楚啊!”我凶他。

“没用的,该说的都说了。”

“那你还想她干嘛,喝闷酒作贱自己?我指了指地上一堆的空啤酒罐子。

“没呢,只想喝点酒而已。”他辩了一声。

“以前的洒脱劲呢?不是说,没有女人会上你的心吗?”我轻摇了下他木木的身子。

他扬起下颌,喉结浮动的大口灌下酒去,转过脸看着我。

他掏出一张照片摆在我的眼前一动不动。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下了结论。

“一个成熟大方却不失风情的女人。”

他摇了摇头。

“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你只说对了一半。”他红晕的脸笑了笑。

“她是一个孩子气却不失风情的女人!”

我又仔细的端详了一遍,轻声说道:“人不可貌相。”

“你们是这么认识的?”我问他。

“同事,在一个车行,同一个销售部门。她比我早进企业两个月。”

“哦,原来是日久生情!”

“错了,大家是冤家,见面就吵。”他站起身子,抖了抖蹲麻木的腿。

“说说吧,看来有故事!”我也站了起来跟他干了手中的酒。

“我跟她虽然在一个部门,但你知道销售属于竞争关系,大家部门几十号人,平时也没什么交集。”

“那你们是这么开始接触的?”

“还接触呢?差点就干起来了!”他揶揄道。

“从她撬走了我的客户开始,就结下了梁子。”

“跟了大半个月的客户,煮熟的鸭子飞了。”

“这还不算完,那个月销售冠军的奖金也泡了汤。"

他有些激动,但并不是生气的样子。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战场,大家互相叫着劲,有时我也抢她的客户。”

"你知道吗?她那时有多孩子气!”

我安静的听着,他的瞳孔渐渐凝成一点,眼神变得温柔。

“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她站我后面,在我背上偷偷画了两只乌龟,还把我的工作牌上的照片换成女人的照片。”

我瞧了瞧手中的照片,真不觉得她会是那么闹腾的女人。

“一次,企业里来了个女实习生,文文静静的,我有意思去追。

她硬是横插一竿,逢那姑娘便说我是个娘娘腔、小心眼。

后来搞得那姑娘躲我远远的。

我一咬牙拍了她的桌子,红着脸将她的东西甩了一地。

她竟然说好男不跟女斗。

“我想说,她的意思好像......”

"对的,就像前世有仇,一巴掌就想拍死她的那种。"

"那你们后来这么又在一起了?"

他扫了我一眼,抓起酒又灌了一口,嘴里吐出一口热气。

“后来!”他愣了很久,似乎在努力回忆,直到我看到他眼中出现了一种落寞温存的光。

他缓缓的蹲下,眉角微蹙,整个身子变得紧绷专注,仿佛要讲很久以前的某件事。

他开始回忆。

“那是在车行年度晚会上,大家租了一个很大的包厢,企业花了血本为大家销售部门庆功。”

那晚大家喝了很多酒,红的、白的、啤的,什么都往肚子里灌,连几个平时滴酒不沾的人都开了荤。几十号人挤在一起,抱着酒瓶子手舞足蹈,估计都是被业绩逼坏了,一下子那股劲都释放出来了。

最后舞也跳了、歌也唱了、奖也抽了,大家还不尽兴,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开始有几个是拒绝的,后来怕坏了气氛,被拉拉扯扯的围坐成一圈,也就勉强答应了。

“玩这个准有故事!”我用肘子拱了拱他。

他笑了笑。

“是的,还是个意外的童话故事。”

“发生了什么,快说!”我等着好戏发生。

“四周乱糟糟,别人说了什么,我实在不记得了。”他眼神陷入了前方的黑暗。

“她准说了什么?”我八卦的问。

“她也喝了不少,脸很红,靠在一边。

我知道这个游戏玩的就是一些有色边缘问题。

“她要回答的还是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他默默的像在对自己说。

我不怀好意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停顿了一下,小心的说道:“主持人问她,妳的第一次会给谁?”

我听了一愣。

“对,她当时就像你现在一样愣住了。”主持人还不依不挠的补充道:“这个人只能在企业的男生中选。”

“她可以拒绝回答。”我说。

“但游戏的规则摆着,前面参与游戏的人都讲了真话,她避无可避。”

“她犹豫的时候,我还偷偷的看了她几眼,竟然还替她捏了一把汗!”

“她真答了?”

“答了。”

"不会是......"

“你猜对了,想不到她说的竟然是我!”

“当时我彻底的懵了!这么可能会是我?把我当挡箭牌?”旁边的同事都在起哄呢,吹口哨的,鼓掌的,怪叫的,我一个大男人心突然跳的很快!”

“她那晚喝了多少酒我不知道,只见她整个脸红扑扑的,比平时好看!”

喝下去的酒是苦涩的,他的脸上凹出了酒窝,笑的很甜。

“你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我问他。

“几个同事起哄让我送她回家。”他的声音腼腆中带着幸福。

“你去她家了?”

“没,哪这么快呢!我就把她送到了她家楼下。”

“我记得那天从包厢出来已经是深夜了,挺冷的,嘴里呵出的都是白气。”

“你们在路上互相表白了?”

他看了看我,说道:“一路上大家啥话也没说,走了一路。”

“你真没劲!”

“最后送她到家楼下,我要离开的时候,她拉住了我的手。

大家对视了一会,借着酒劲我把她拥入怀中,她倒没有拒绝。”

“那也挺好的!”

“是啊!”他难为情的用鞋底蹭了蹭地面。

“那天以后,你们就在一起了吧!”

“是的,她告诉我 。在我进企业参加培训的时候,就开始注意我了。”

“那你们开始的那些争执的事?”

“我也没问她,女人的心思谁会懂?”

“那后来,她这么又爱上别人了?”

“她没有!”

“下个月都要稼给别人了,新郎不是你啊!”

“是因为她想要的生活我给不了!”他把手里的酒罐子狠狠攥扁。

“还是面包比爱情重要!”我不禁唏嘘。

“男方是个皮包商,有家底,她小姨先容的,她父母很满意。”

“她就这样同意了?”

“差不多吧,其实相处这半年大吵没有,小吵也有几次,她想让我离开企业,她认为小车行没有发展前途。”

“我也犹豫过,迈不出那一步。这行干了这么久,积了点人脉,放弃可惜。”

“为了心爱的人,有时候值得去改变。”

“这一切都太晚了,最后一次见面,她提了分手!”

“我看你放不下她啊!”

“现在想想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早有暗示过,我大条没注意。”

“她曾经问过我,如果将来在一起,会不会给她想要的生活。”

“你这么回答的。”

他苦笑着抿了抿嘴,我对她说:“大钱没有,至少不会让她饿肚子!”

“当时我觉得这是一句戏言,她也是随口问问。”

“谁知道呢,很多事都没有如果!”他叹了口气。

“你还怪她吗?”

“我有什么资格怪她?”他直起身子看着远处,额前的刘海被风吹的凌乱。

“那你们以后......”

“见不着了,她下个月就离职了,跟着她老公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

“那也好,不见面了不用尴尬,也会慢慢忘记她。”

他点起了烟,深吸了一口,沉默了很久。

“你先走吧!”他对我说。

也许他需要一个人静静,明天就没事了。

我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重新站了起来。

我走远几步又回头看了看他,朝他大喊:“早点回去!”

他朝我摆了摆手,又蹲在了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