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修道:发型

? ? ? ? 望着镜子里花白的头发,虽然梳理的还算顺溜,还是叹了口气。终于开始关注自己了,却已经老了!

? ? ? ? 听着别人叫我“小张”,很自然地答应了。也许在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所以也喜欢与年轻人扎堆。

? ? ? ? 直到有一天,有同事叫我“老张”,迟疑了好长一会儿,才想起是在叫我。才愕然发现,已经年过半百,在单位算老人了。

? ? ? ? 照着镜子,也许心宽体胖、营养充足,脸上到不显老。只是离上一次焗油已经快二个多月了,梳理得还算有型的头发,额头发根已经长出了近一寸的白发。

? ? ? ? 说起发型,一直是心中的痛。年轻读书时是不修边幅,一头长发乱草的文艺青年,只知道一心一意疯狂追逐爱情,却不懂整理下发型给人留个好印象。

? ? ? ? 后来在毕业纪念册上,发现赫赫然有人留言,让我整理好发型再去追姑娘,再看看当年留下的不忍卒睹的照片。也许,当年确实唐突了!

? ? ? ? 甚至参加工作了,对自己的梳妆打扮也不甚在意。记得那年参加全市的某个电视常识竞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单位的笔竿子写了篇报道,其中有一句话记忆犹新。说是为了参加比赛,素来不修边幅的我居然也去理发店整理了发型。

? ? ? ?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自己的发型。已无记忆,也许是某一天,突然如醍醐灌顶般,清醒了,知道要珍惜自己了。

? ? ? ? 也许是因为遇到了那位叫“月儿” 的发型师,她根据我的气质、头型、脸型、发质,替我设计了个发型。因为满意,因为恋旧,直到现在。

? ? ? ? 至于焗油。也许是不甘心,也许是心态还不曾老去,也许是想让余生更精彩,也许是……

? ? ? ? 谁知道呢?倒底是为什么……

? ? ?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