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债

(一)

“儿子,很疼吗?你疼的话就喊出来吧。”韩文芳心疼的看着儿子,说准确点,儿子整个被汽油烧得面目全非,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这哪还是一个人啊,这分明就是一个怪物,被纱布和绷带全身缠绕着,样子真是恐怖,惨不忍赌。

“嗯……啊……哦……”纱布和绷带包裹着的人说不出话,只能听见模糊不清的声音。

真是造孽呀,好好的一个孩子,成这样了。

“告她,一定要让她也不好过,这个死女人,害得我的儿子差点没命。”

韩文芳咬牙切齿恨恨的骂到。

她的丈夫坐在门口,一言不发,若有所思。

他没有附和,也没有反对,他清楚自己的位置和立场,

女人太强势了,家里家外,都是她一人说了算,男人只是个摆设。儿子弄成这样,怪谁呢?还不是怪她?这个处处都要得逞处处都想占便宜的女人,和她生活这么多年,真是够了。

“你就是个木头,遇到事儿屁都不敢放一个。”韩文芳朝丈夫啐了一口。

“我的儿啊,我的心肝哟。”韩文芳在缠满绷带的儿子的身边不停的来回走动,哭哭啼啼。

“不把她弄进监狱,我都不叫韩文芳。”

她伸手摸一把眼泪,咬牙切齿的说。

(二)

“妈,你不要哭,哭有啥用。”苏玫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轻拍着哭泣的母亲。

“我的女儿啊,秦军被烧成那样了,秦家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怎么办啊?”

“妈,大不了我去坐牢,怕啥?”苏玫听到母亲提起秦军,就恨得牙痒痒。这个窝囊废,我怎么就没有烧死他呢?

“娃儿,你还是赶紧跑吧,去海南岛你舅舅家躲躲,千万不能让他们抓住了。”

“妈,是他们家对不起我,又不是我对不起他们家。没有要他的命,算是他命大了。”

“可是……”母亲欲言又止。

苏玫知道母亲想说啥,母亲担心秦家会告她,让她坐牢,那样就完了。让我坐牢?哼,做坏事的人是他们,为啥要我坐牢?等着吧。苏玫倔强的一甩头发,眼泪被生生的咽回肚里。

(三)

“玫玫,你真好看。”

“玫玫,你一定要嫁给我,不然我会去死的。”

“玫玫,大家都交往一年多了,和我回家见我爸爸妈妈好吗?”

“玫玫,我妈说,说……”

“说啥了?喊大家结婚吗?”

“我妈说,她不同意大家在一起。”

“为啥?你没有说大家已经有孩子了吗?”

“说了,她喊你把孩子打掉,说大家不适合结婚。”

苏玫忽地从沙发上起身,逼视着秦军的眼睛。

“玫玫,你放心,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不然大家也不会在一起这么久。”秦军期期艾艾的说。

“那你妈喊我把孩子打掉,什么意思?是嫌我长的不好看,还是嫌大家家太穷?”

“不是的,玫玫,是我妈逼我,她说我要和你结婚,她就去死……”秦军可怜巴巴的说。

苏玫想起来,两个月前,她和秦军去见他的父母,秦军父亲很高兴,秦军的母亲却黑着脸。

秦军家里算小康,两个叔伯是市政府的要员,秦家在当地算是有头面的人。秦军母亲,平时就看不起不如她家的人,更何况苏玫家还是农村人,虽然苏玫读了大学,但是秦军母亲还是看不上。她希翼儿子能找个家世优越的,女孩子长得怎么样就不计较了。说白了,就是嫌贫爱富。

“秦军,你妈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呢?你怎么想的?你妈怎么想我不管,我要看你的意思。”

“我……我……”秦军支支吾吾,脸涨得绯红。“你怎么想?”苏玫紧逼。

“我也不知道。”秦军捂住脸,痛苦万分。

“我明白了,你是不想让你妈生气,那就是不想让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好过了?”苏玫抚摸着已经六个月大的肚子,心里难过的有如刀割。

(四)

“弟妹,你还是同意他们结婚吧,我怕到时候人家会报复你们的。”韩文芳嫂子看的明白。

“我怕她?她算老几,我儿子是我生的,我喊他怎样就怎样。”“人家女孩子都怀了你儿子的娃儿,也是你的孙子,你就忍心不要了?”嫂子是菩萨心肠,苦口婆心的劝她。

“她一个农村人,说不好听就是想嫁到城里来,你看她父母都是种田的,都是大老粗。”韩文芳瘪瘪嘴。

“上次小苏来,我看人家知书识礼的,不比你儿子差,你就同意嘛,何况我看秦军也很喜欢她。”

“嫂子,你不要劝我,我认定的事就没得更改,她愿意怎样就怎样。”

“唉,你就不怕遭报应吗?”嫂子无奈地叹口气。

(五)

韩文芳是个不愿吃亏的人,儿子被烧成这样,就有如剜她的心,割她的肉。

她找到在法院工作的小叔子,要他把那个卑鄙的女人弄进牢房去,一定要她坐牢,还要赔偿金钱,不然,她会去把她生吞活剥。

秦家找了人,了解了情况,最后不了了之。

韩文芳把秦家祖宗骂了个遍,又把苏家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她想不通,他的儿子被烧成这样,差点命都没了,为啥苏玫就没有坐牢?

(六)

苏玫没有坐牢。

本地电视台报道了汽油烧人案,一时间舆论哗然。

她的闺蜜赵菁,了解她和秦军的全部情况。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发到微博,没想到叫骂声一片,都是骂秦军的,骂他不是人,为啥没有烧死,骂他的母亲是势利眼,狗眼看人……

一个月后,闺蜜赵菁陪着苏玫去医院,生下了个漂亮的女儿,认了赵菁做干妈。

(七)

三年后。

“儿啊,你总算挺过来了。”韩文芳看着儿子的脸,脸上留下的烧伤痕迹,依旧清晰。

“妈,我这不没事了吗?”秦军面无表情的回道。

“妈还想你成个家呢,你看……”韩文芳现在怕刺激到儿子,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我这副样子,还有谁愿意嫁给我?”秦军心灰意冷。

“儿子,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

苏玫,当初都怪我太窝囊了,如果我当时死了就好,也就不遭这份罪了。你让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啊。

三年来,秦军每每被噩梦惊醒,他梦见苏玫拿刀一直追着他,苏玫的手里还抱着孩子。

又过了两年,秦军答应了母亲。母亲托亲戚给他找了个乡下的二婚女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孽债》是叶辛先生的著作,从属于知青文学。 《孽债》,何为“孽债”?带着这个这个疑问,我开始拜读了这部作品。刚开始...
    雨后晴天的女孩阅读 250评论 0赞 1
  • 一 车内的空气似乎已经超过了三十五度,老章的心情很坏。 老章的坏心情有充足的理由——偏偏这个钱小萍是分监狱长挂牌攻...
    唐敦阅读 201评论 0赞 2
  • 今天起床后韩懿渲洗脸刷牙,吃完早饭韩懿渲帮我倒垃圾,我给韩懿渲布置今天的作业,数学50题拼音4张名字20遍...
    天悦59号怡依童装童鞋店阅读 25评论 0赞 0
  • 《六项精进》打卡第25天 姓名:严娜 企业.:宁波万尚进出口有限企业/杭州安简创意设计有限企业 组别:反省二组 【...
    NinaYanWellin阅读 5评论 0赞 0
  • 001 企业的事情和纷争终于落下帷幕。 松了一口气的我疲惫不堪,昨天下午窝在洽谈室的沙发上忍不住眯了一会,可还是困...
    陈千亦阅读 27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