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三)

一大早上,老郑就感觉到有些不顺。

起个大早,没想到,却赶了个晚集。

人事处小刘,工作那叫一个认真。前后通知了三遍,直到昨天下班前,又一次敲开老郑办公室的门,通知老郑“别忘了,晚上二十点以后不要进食,明早七点钟到市体检中心签到体检。”

按时间掐算,从家到市体检中心,自己开车,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分钟。

如果把路上堵车的时间都算上,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六点不到,老郑就从家开车出来了,可是马上就要开到地方时,一摸兜,竟然,把人家小刘,差点把嘴皮子磨破,反复提醒的“三件重要大事儿“之一,就是体检需要用的医保卡,愣是给落家了。

没办法,老郑只好把车掉了个头,又返回家,来取医保卡。

刚刚走进体检中心的大楼门口,眼睁睁看着,离自己没几步远的地方,几个穿着白大衣的,像是体检中心领导模样的人,前呼后拥着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不少的人,一边聊着什么,一边走过需要出示身份证和健康码,才能越过的安全检查线。

老郑心里犯了嘀咕,疫情这么严重,现在出入公共场所,必须得出示“吉祥码”、测量体温之后,才能进入啊。

这个人咋啥也不用,就大摇大摆,堂而皇之之,如入无人之境了呢?

昨天,人事处的小刘儿,临走出老郑的办公室之前,转身回头儿,特别叮嘱老郑:这次体检跟往常不同,进入体检中心必须携带齐喽身份证、医保卡、吉祥码三样东西,这三样儿一样儿都不能少。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都快到地方了,又折腾回家,取了一趟医保卡呀。

两个戴着口罩,穿着护士服,负责测量体温,检验身份证的小护士,既没对那个人测体温,也没检验那个人的身份证。恭恭敬敬地朝着被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体检中心领导,团团围在中间儿的那个领导点头儿微笑。

当那个领导,一转头给两个护士,象征性地还以点头儿礼的时候,眼睛与走在他身后的老郑对视在一起。

尽管大家都戴着口罩,但这个人还是被老郑很快地透过眼神儿,和白白的皮肤,胖胖的体态,给认了出来。

那个人就是老郑转业的前一年,被老郑的老战友,比老郑早转业几年的部队政委,臧喜祝推荐给老郑的朋友。这个戴着金丝框儿的眼镜,长得白白胖胖,不笑不说话儿的人,当时是市卫计委最年轻的副主任马驰。

据臧喜祝先容,这个马驰当过市委主要领导的秘书,很有能力,也很有发展前景。之所以先容给老郑,主要是让想转业到地方工作的老战友,多结识一个将来到地方工作,可以互相帮衬的朋友。

老臧脑瓜子灵光,转业到地方没几年,就仗着自己小时候在老家练了好几年的童子功,把正、草,隶、篆,欧、柳、颜、赵临习了一个通透。再加上经常参加军队和地方组织的各种书法比赛,很快,便成了当地驻军和地方小有名气的书法家。

前些年送礼,特别时兴送点书画儿啥的,一是显得双方都有学问底蕴,二是显得礼物本身就自带着与众不同的档次和品位。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