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二)

  • 机会说来就来。

    半年后的企业年会上,王芊雨挥毫泼墨,现场创作了一幅山水写意画。其山迤逦,其树欲滴,其水轻漾。更兼光影绰绰,实乃匠心独运、意境深远之佳作。

    企业上下无不啧啧。

    李成端惊呆了。

    王芊雨居然还是个纵笔肆意的丹青妙手呢。

    他不由得对王芊雨刮目相看了。

  • 不久,李成端到北京出差。公务之余,他在拍卖市场拍得一件钧窑笔洗。

    这件瓷器是天青色的,有着夺目的蓝色光泽,瓷身玉润,边沿薄釉处闪耀着厚重的古铜色光泽,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

    如此养眼的文案小品,芊雨应该喜欢吧?

    钧窑瓷极其珍贵,坊间有“纵有家产万贯,不如钧瓷一件”的说法。

    这世上,有多少动心是始于想送给对方最好的物品?

    只是那时的李成端还不自知罢了。

    钱财是粪土。

    多一个零少一个零罢了。

    刚好看见,就顺手买了而已。

  • 回无锡后,在又一次电梯间相遇后,李成端将笔洗随手送给了王芊雨。

    “喂,这就好比说给我喜欢了?”王芊雨喜不自胜,用胳膊肘杵了李成端的膀子一下。

    “别想太多,想多了烧脑子。”李成端未置可否地朝王芊雨摆摆手。

    “哼,还不承认?承认了你会少块肉还是咋地?”

    王芊雨冲李成端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 李成端的胡须刮得很勤,唇边只有浅青色若隐若现。

    不知怎地,王芊雨老想着爬到李成端的膝上揪他的胡须,如果他也有齐白石那么长的胡须的话。

    他疼得咧嘴。

    她嘻嘻笑。

    就象揪东海龙王的鳞一样。

    好有趣,是不是?

    销售总监又怎样?

    别人的上级而已。

    这个人日后是要成为我的夫君的,所以我才不怵他呢。

  • 回到办公室。

    照例是一杯清咖。

    袅袅升腾的热气中,幻现出李成端明灭交杂的眼神。

    这个人,不大容易看得透呢。

    有什么哦,那我就用一辈子去看好了。

    自从属意于李成端,王芊雨常常不自觉地做这种设问式的自问自答。

  • 又想起李成端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手。

    急急地从包里拿出笔洗。

    那个人,触摸过这笔洗,现在,似乎犹有余温。

    王芊雨一遍遍摩挲着笔洗,似乎那样,就能感受到李成端的温度。

    什么时候,能抵达他的心尖尖就好了。

    路阻且长。

    关于这一点,王芊雨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那又如何?

    李成端,我愿为你,溯洄从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