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树下(十三)

  • 到底是休息了一天,子晨他们几个的状态又回来了。

    再接再励!

    几个人摩拳擦掌,打算再“浴血奋战”5天。

    几个死党的钱倒没那么着急要还,但是早晚得还嘛,早还早了心事。

    还有,这种苦一次性吃完罢。

    太苦了,拖久了我都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 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五天后,终于赚够了欠死党的五万元钱。

    甚慰,终于摆脱了。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还没等我喘口气,又一件事发生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亚如考上大学后,李某尹的父亲出于稳固姻亲关系的考虑,出资帮亚如家盖了一栋两层小楼。新楼房的地上铺了瓷砖,光可鉴人。亚如的妈妈一辈子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稀罕得跟什么似的。她又爱干净,没事就拖地。拖把拖了还不算,还用抹布跪在地上一下一下地擦。直擦得锃亮才罢休。

    爱干净本来是件好事,但是沈母并没另外准备一把干拖把,导致刚拖过的瓷砖上经常湿漉漉的,而沈家的瓷砖偏又是不带浮凸花纹的那种,所以走在上面就格外地滑。

    这天沈母走在刚拖完的地上时,冷不防脚下一滑。这一摔可不得了,股骨头粉碎性骨折。

    沈父瘫痪在床,沈母又动弹不得,这个家现在就象一叶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小舟一样让人揪心不已。

    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植入合金股骨头,且最好是装进口的那种。

    钱的问题又一下子迫在眉睫。

  • 亚如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后,作为一个穷学生,也是一筹莫展。

    如果与李某尹还有婚约在身,那这笔钱自然由李父出。但如今亚如已经与李某尹解除了婚约,那这笔钱只能另想他法。

    亚如把我约到香橼树下说起这件事时,我心里暗自决定铤而走险再次网贷。

    当然不能跟亚如说实情,我只安慰她说我来想办法。

  •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子晨他们几个就跟商量好了似的无一例外地持反对意见。

    反对得最凶的当属子晨。

    “我严重反对你再次网贷,不客气地讲,网贷就是一条不归路。而且这次你网贷的数目较上次大得多,意味着翘课更多,到时挂科了有你悔恨的。”

    不是不知道作为学生不应该过早地承担太多,但是让我袖手旁观我是真的做不到。

    再说沈母的手术也实在是拖不得呀!越晚手术,病人承受的痛苦就越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