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树下(十五)

  • 亚如没表示反对,甚至连剜李一一眼都没有。

    “你小子可以,这样吧,我立马让司机来接你和你的女朋友,大家逸林国际饭店见。”

    “亚如,我爸说要请你吃饭。”挂了电话,李一对亚如说。

    亚如面无表情地跟着李一出了排练室。

    我曾无数次地忐忑于亚如会在我和李一之间做出何种选择,当亚如被命运裹挟着做出决定的那一刻,用天崩地裂来形容我的心情一点也不为过。

    亚如,我终于失去了你。

    我是该怪我父亲,还是怪半路杀出的李一?

    眼泪往心里流,我的身体晃了几晃,晕倒在排练室的地板上。

  •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是惨白的墙壁,折射出清洌的光。

    我的胸腔里已没有了心。

    它,死了。

    从此,我将以躯壳行走于这孤独的人间。

  • “飞哥,你昏迷了十几个小时了,我被你吓得不轻。”子萱见我醒了,惊喜交加。

    “别难过了,你还有子晨他们和我呀,大家是永远的铁五角。”

    子萱,你不懂,如果友谊能抚平爱情的伤,那这世上就没那么多伤心的人儿了。

    永远又是有多远?

    在爱的起初,大家都曾以为那个人会牵着大家的手到永远,令人遗憾的是,走着走着大家就散了。

  • “飞哥,你稍等,我去饭店给你买点饭菜来。”

    “我暂时不想吃,没胃口。”

    “不吃可以,你不吃我也不吃。从把你送到医院到现在,我可是粒米未进,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子萱嘟着小嘴,唇边梨涡浅现。

    我这才注意到子萱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别不是一宿未眠吧?

    “子萱,你一夜未睡?”

    “基本没睡吧,就凌晨时实在太困了才趴在床边睡了一会。”子萱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这世上总有人如我一般把付出当成甘之如饴。

    这性格不大好。

    但是性格天生成,实在是不大容易改变。

    以后,谁又是子萱的劫呢?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子萱,你去买吧,我吃就是了。”

    可不能把子萱给饿着,要不然没法向子晨交待。

尾声
子萱走后不久,我收到一条微信。

晚六点香橼树下见。

正是亚如发来的。

再见一面罢。

总归是要说声再见的。

“鹏飞,你怎样了?我听子晨说你晕倒了。”亚如急切地问。

亚如的眼睛红肿着,看得出,她哭过。

亚如,这是你第一次为我泪流。

只是,相逢已成昔人。

-END-
注:本文纯属虚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