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之澳洲移民故事2:双城记

认识小佳很偶然,我来澳洲后为了尽快融入当地,我也像澳洲本地人那样在网上报名申请做志愿者;澳洲人都特别愿意回馈社会、志愿者学问深入人心;志愿者网站通常会根据你填报的、可以提供志愿者服务的时间、你偏好的活动类型等条件帮你筛选出适合你的活动。

有一天我收到电子邮件通知我被推荐为澳大利亚国庆日社区嘉年华的志愿者,活动那天我按照约定时间早上8点半来到活动现场,和其他志愿者见面、布置场地,之后我和小佳被分在儿童脸部彩绘区负责收钱。

小佳看起来40岁左右,大家两人因为是活动当天唯二的华人志愿者,经过大半天的配合,大家很快熟悉起来,午饭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聊到私人话题了,就这样我听到了小佳的移民故事。

小佳来自魔都上海,她30岁出头的时候自费来悉尼的澳大利亚新南维尔士大学读工商管理硕士,那时候她在国内已经有一个交往几年的男朋友;她来这边读书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就是想着出国看看。

2005年左右办理技术移民到澳洲还比较容易,她当时就顺便申请了一下澳大利亚的身份(也就是国内人民俗称为绿卡的澳洲永久居住签证),她本科的专业和英语水平让她很容易就拿到了身份,在她离开澳洲回国以前她还顺利的加入了澳洲国籍。

恋爱中的女孩多半都会被感情牵着鼻子走,读完研究生后,小佳还是选择了回国和男朋友结婚。

当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小佳越来越开始动了回到澳洲的念头,因为对于她和老公来说,他们本身无所谓出国还是留在国内,但是自从有了孩子,自然就考虑孩子的未来更多。且不说国内的学习环境对于孩子们的不友好---作业多、竞争激烈、恨不得从幼儿园开始孩子就要送补习班,单单是想到国内的空气、食品安全问题她这个当妈的就有点坐不住了。

于是乎,小佳不顾父母家人的反对,毅然决定带着两个孩子来到澳洲;孩子们因为母亲是澳籍、自然也都有澳洲的身份,他们一落地就可以顺利的到当地公立小学读书,但是小佳的老公还是中国籍,夫妻俩商量好由小佳先带着孩子在澳洲生活、老公负责在国内打工挣钱同时提交家庭团聚的申请帮老公办理绿卡。

就这样,过去的3年,小佳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的,老公一年过来看老婆孩子2次左右,一家人被分开两地、过上了牛郎织女的生活。

小佳的老公在国内的一家国企工作,本来他的绿卡在小佳和孩子过来澳洲的第二年就批下来了,但是考虑到还差不到5年他就可以办理退休,小佳和丈夫最后商量的结果是:一家人再坚持分居几年,等老公退休后再过来和一家人团聚。

小佳和我说,她老公如果现在过来澳洲,除了底层辛苦的、不需要英语的工作,他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也就是说他50岁不到就不得不赋闲在家,作为男人,他接受不了这么早就变成个废人坐吃等死,她觉得这也在理。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小佳现在经常会问自己:当初来澳洲的决定是否正确?因为在孩子们需要父亲陪伴在身边的时候,父亲不能在场,他们夫妻俩也长期分居,她和父母、孩子和祖父母也被迫分开一年难得见上一面。

孩子在澳洲公立学校读书,每天回到家作业半小时不到就做完了,剩下的时间如果不另外掏钱给孩子们去参加课外班和补习、孩子就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她很担心这大好的可以用于学习的光阴就这么浪费掉了;而且孩子们在这边学习生活,华人基本都还是生活在华人的圈子里、生活在社会的边缘;想要成为精英过上好日子,华人需要付出比当地白人多得多的努力,而结果尚不得知……

其实,很多时候当你做了一个选择后很难判断它是对还是错,开弓就没了回头的箭,只能向前看、走下去。

更多澳洲第一手生活、旅行、教育、移民资料,尽在微信号:嘉宝生活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