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树下(十二)

  • 人在极度疲累的情况下好象味蕾也失去了味觉。

    食不知味。

    最搞笑的是有时筷子还在往嘴里送菜,人却睡着了。

    黑色的十天。

    喑无天日的十天。

    惨绝人寰的十天。

    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终于,十天过去了,我如愿还清了网贷的十万。

  • 我没死。

    我庆幸。

    但我肯定是蜕了层皮。

    我看上去是那么虚弱。

    肯定嘛,长这么大哪吃过这种苦?

    子萱看我整个人失去了生气,嚷嚷着要带我去医院输葡萄糖。

    输液?没人陪护空气进了输液瓶可咋整?

  • 正踌躇,亚如进了排练室。

    “鹏飞,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哦,这段时间睡眠质量不大好,亚如,我就不陪你了,我回去补觉了哈。”我边说边朝子萱挤了挤眼睛,子萱心领神会。

    由始至终,补课赚钱这波操作是瞒着亚如的。

    是男人,扛下所有的苦。

    是男人,不让心爱的女人看到自己困顿的一面。

  • 我从排练室出来了后,子萱也跟了出来。

    我往宿舍的方向去,子萱紧走几步截住我。

    “飞哥,你就听我这一次,我义务陪护你。待会我通知他们仨,全体休息一天。”

    “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出发。”

    子萱最后这句话打动了我,子晨他们几个也都精疲力竭了,是得让他们歇一天。

  • 子萱陪着我进了医院。

    排队,挂号,输上了液。

    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也不知啥时,我睡着了。

    反正有子萱看着输液瓶,我睡得很安心。

    直到几个小时后子萱喊我,我才悠悠醒转了过来。

    葡萄糖也输了,觉也睡了,我满血复活。

  • “飞哥,我对你整个人充满了好奇。”

    “别好奇,好奇害死猫。我对任何人都不会产生好奇。”

    “飞哥,你对亚如姐太好了。这事若搁在别人身上,掏不出钱来就算了,有几人能做到象你这样到处借钱又拼命还钱的?”

    能不好吗?

    你若是也爱得深刻,你也会如我这般痴心痴意。

    别说是钱,就算是拿了我的性命我也愿意。

    感情的世界里我只想全力以赴。

    “子萱,你小屁孩别琢磨这些,我这人就这样,傻乎乎的。”

    “也许有人不认为你傻。再说,傻人有傻福哦。”

    有人?子萱,你是说你自己吗?

    “哦,是吗?”我打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

  • 晚五点半,我和亚如一起吃晚饭。

    “鹏飞,你补了觉后,气色好多了。”

    “嗯嗯,亚如,你多吃点。”

    我搛了一块红烧肉给亚如。

    尽可能地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或许,象这样一起共进晚餐的机会不多了罢?

    深情的目光未曾有一秒移开亚如,有谁知道,心雨,已是滂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