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优选||猫魂

“琪琪,这都三年了,给你最后一日。你若今日再不喝下这碗汤,怕是要魂飞魄散了。”

“可我还有件事情放不下。”

“你总算是开了口,何事?”

“孟婆,送我的魂魄去人间一趟吧。”

我是一只猫,生前主人说我长得有些奇奇怪怪,准备给我取名“奇奇”,但“琪琪”好像更文艺一些,便这样称呼了。

我踩着猫步走到和主人相遇的十字路口。

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城市却没有一点儿变化呢?行色匆匆的过客,川流不息的交通,淡漠无味的人情,还有自己漫无边际的悲痛。

十年前,我被一辆飞驰的轿车撞到,血肉模糊,奄奄一息。没有一个人肯为我驻足。这个时候,我的主人来了。她穿了一条红裙子,和一个老头子手牵手停下脚步站在我的面前。

“爷爷,大家把猫咪抱回家吧。”

那个老头朝她点点头,她走向我,用双手托起我的身体。

我的意识几近模糊,隐隐约约听到她说,小猫咪,别害怕,你很快很快就会好起来啦……我眼前的光一点点地淡了下去,重重地闭上了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我睡在柔软的毯子上面,阳光笼罩着我,宛如玻璃天堂。

我爬上窗台,身子还有些疼。树上的鸟儿被惊起了,在树冠里飞来飞去。这般深邃的风景我感觉从来没有看过。

“琪琪,饿了吗?”

一道纯净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我转头,是主人,她还是穿着那条红裙子,拿着一大块草莓蛋糕。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便一下子扑了过去,囫囵吞枣地吃了它。主人一直咯咯地笑。

遇到主人之前,我一直在流浪。

我的妈妈生下了三胞胎。那个人家的人都说,“三”是不吉利的数字,势必会给他家带来霉运。

这是我散步的时候听见的,他们正在计划着,第二天一大早就把三妹送走,送到大山上让她找不回来自生自灭。他们说大哥是只黑猫留下来抓老鼠,我长得大而肥刚好留下来吃剩饭剩菜,小妹又瘦又丑,留着啥用也没有。

我一个激灵难受急了,想要跑去告诉妈妈,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妈妈只会伤心吧,也没有一点儿办法呀!

我一出生妈妈就告诉大家,“人类总是那样,如果你不能为他生产一些利益,他就会抛弃你。”唉,况且大家是寄人篱下,也不奢求和他们人类相提并论了。这大概就是猫命吧。

可是给大家找个好的人家收养不成吗?或许他们是怕麻烦吧。对于处理“糟糕”的事情,人类可不会手软,越想我身上越冷,猫毛全部都站了起来。

月亮很大,我蹑手蹑脚地回家,大家都睡着了。我躺在妈妈的旁边,他们的话在我的脑子里循环着。为什么偏偏就多了一个呢?他们这又是什么奇怪的道理?我起身吻了吻妈妈,摸了摸妹妹和哥哥的脸颊。眼睛干涩得生疼,一滴眼泪也没有。

那晚,我偷偷离家出走了。

我沿着马路慢慢地走着,不知道该何处何从。在一颗长势喜人的梧桐树下睡了一觉。梦里我都在想,去哪里呢?哪里我才能活下去呢?

常听说城里是个好地方,我随着人流多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几天几夜,疲惫地拖着我不太稳健的腿,终于在第五天破晓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繁华!

人好多啊,我蹲在一个银行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东西,希翼能有个人能来领养我。

没有人正眼瞧我,我还听见有人说,哪里来的野猫,天啊,那只猫真丑……还有小孩走过来扯我的胡子。我不敢反抗,我害怕,因为他们都比我强大,我只能瞻仰,我怕受到更残酷的惩罚。

突然,一个小伙子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像是在赶事情,他拿着手机和谁大声嚷嚷着正在过马路。可是一辆车马上就要过来了啊!我使出我全身的力气一个猛扑,爪子不小心抓到了他,他落荒而逃。

而那车轮从我身上压过,我猜地上一定开满了红色的花。我一声尖叫就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隐约还听到那个男人骂我,说我是只疯猫。本来匆匆的行人也不忘对我指指点点,却没有人问我疼不疼,而那个司机怕是觉得我死了。反正也是野猫,他换了道看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就扬长而去。

我感受到了灵魂与躯体分离,在这个世界上我怕是还没得到爱,然后就要死去了,还真有些不甘心呢。

万幸的是我遇到了我的主人。我被主人救回,但是腿变得有点瘸。她给我布置了温馨的小窝。每天给我准备好吃的,还给我洗澡。既不让我吃那些杂七杂八的剩饭剩菜,也不用我捉老鼠。她好像一点也不需要我,我特别怕她抛弃我。

一定要为她做些什么!我暗暗对自己说。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做,没有帮到她丁点儿。

她越来越忙,时常趴在书桌前写作业到深夜。我就伏在台灯下看她演算,而我又很笨,啥也不会,只有安静地看着她,有时候还不争气地睡着了。

有时候主人带我去散步,小区里的狗还回来欺负我,主人就出面帮我维护,有一次她差点被咬到了。

邻居也经常笑话主人,捡了个品种杂的野猫,还是个瘸子。

我真的很心疼啊,感觉自己生来就是累赘,真是只蠢猫啊。

慢慢地我不愿意出门,我害怕主人丢脸。

妈妈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样不辞而别她一定担心坏了吧!

后来不久,我居然又见到了他们。主人去旅游带着我去了属于我的那个小乡村,难道是主人听见了我的心声吗?一路上我又欢喜又害怕!到达目的地,周围的场景就像影片的慢镜头一样,明亮的光线,吵闹的时光,甚至空气里所有细小的尘埃都安静了下来,妈妈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清晰又熟悉。我忍不住地叫了好久,飞奔了过去。主人跟在我的后面追我,我也想等等她,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啦!

妈妈瘦了一些,我满眼期待地看着她,可是妈妈已经不认识我了,她淡漠地问我,你是谁?

我在田野的风里睁不开眼,感情果真是不联系就没有的东西啊,我头也不回地跑开了。请你们一定要幸福,才值得我当初对自己如此残酷!

回到家后,主人好像发现了我的低落。总是花很多时间来陪我。

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爱我吗?我想主人可能不是真的爱我,她只是怜悯我,因为我一无所有,也不配。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主人出落成大姑娘了。她陪我的时间更少了,反而一有空就老是逗隔壁那个人家的狗子玩。

有一次,她又捡来了一直受伤的小鸟,每天都在照顾那只鸟儿。我知道我没有权利让她对我好,她让我活这么久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啊!我多出来的这么多年都是她给的,不然指不定我早就……

我怕到鸟笼旁边看那只小鸟,小巧玲珑,眸若泉水,盯得出了神。

“琪琪,你在干什么!”我连忙跳了下来,主人眉毛都凑在了一起,狠狠地盯着我。我对着笼子叫,想要告诉她,我不是要吃鸟儿,她却把我抱到门外了。

我有点丧气但不埋怨,因为是她救了我啊!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对谁一直好,每个人都有一个大院子,所接触的人都是里面的植物,他们会对自己没有用的杂草一根根地拔掉!

还是逃走吧!我自己对自己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可是天上乌云来了,可能是要下雨了吧?我又不敢,又回去了。我看见主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心里莫名难受了。

我越来越老了。反应也越来越迟缓,有些时候还会犯糊涂拉便便在地上,甚至走路不稳打翻了不少东西。主人就在我后面给我收拾烂摊子,这样更令我不知所措,我什么也给不了她!

和主人相识的第七年第三个月第五天,她的爷爷过世了。她趴在棺材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我就想,如果我死了,主人会不会这么伤心?还是算了吧,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想了很久,到了晚上,我还是选择去死亡。我不想再拖累主人了。因为我不会捉老鼠,家里备了很多老鼠药,我跑到一个平房的屋顶,吃了很多,然后闭上了眼睛,假装安详地离开。

我痛苦了很久,但是我强忍着不发出尖叫,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体里升腾,喉咙里在咕噜泡泡。就像七年前那样,意识慢慢地模糊,这一次,死神应该是真的来了吧。

我真的死了,地狱派人来带走我的灵魂,可是我迟迟不愿意离开人间。直到第二天,我看到主人来,她发现了我的尸体。

她没有哭,她像曾经那样轻轻托起我。把脸蹭了蹭我的身体,不一会儿就把我埋掉了。我离开了,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是我的魂魄来到人间的第三天。死去的三年里,孟婆一直劝我喝汤,但是我的主人,我不想忘了她,还想看看她,想知道她有没有想我,哪怕那么一点点。

走过了大家曾经到过的地方,我的魂魄越来越轻,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我来到她的卧室,她正在睡觉,我偷偷地溜进了她的梦乡。

在梦里,大家回到了相识的那一天,她颤抖地抱起血泊中的我,无休无止地咬着嘴唇。然后就跳到了我死后的画面。

她呆滞地坐在房间里,把玩着我喜欢的小皮球。

我问她,你有没有想我。

她说,琪琪,是你回来看我了吗?

我又问,你有悔恨捡到我吗?我糟糕透了吧。主人,你有没有在意过喜欢过我这只无用的野猫。

她凑到我耳边回答,你说什么呢,不悔恨啊。喜欢什么的话,就不会在意它的出身、年龄、性别甚至未来。不会比较,也不会去算计。

那我离开的那天你为什么没有哭?

琪琪,有些东西就像是眼底的泪水,不想流,不是不难过,是因为她不想失去。

我呆住了,从主人的梦里抽离出来,她醒了,又坐在桌边发呆。

我看到主人拿出纸笔,一字一句地写道:曾经我也喜欢猫,但是上一个猫死掉了,我找不到它了,开始变得愈来愈抗拒猫。

或者是它的亡灵在警醒我,不准你再爱上别人。

我又静静地端详了一会儿主人,便离开了。原来,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要靠相互利益,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不论你多么平庸也愿奋力爱你。

那个逝去的不可挽回的闹局和秋天,当柳絮飞起,彻底老去了。

我接过孟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不奢求过多,只希翼下一世我还是个平凡的生命。

主人,如今已是异乡人,相见亦无因。

我流下了主人没有流下的泪水。

曾经的我捡到一只猫,它的皮肤是黄色的,眼睛是深棕色。它没有顺滑的毛发,贪吃、胆小。后来它自杀了,在爷爷去世的第二天跟着爷爷去了。我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它到底有多痛苦,但它给我心底留下了不可褪去的伤疤。

它不喜欢出门,老是躲在家里,藏在我的背后,没有别的猫咪那样灵动,相反,很是懦弱。

过去的几年里,断断续续会梦见它,用粉色的舌头舔着嘴唇,在阳光下伸懒腰,对我说话,但是我记不得完整的梦,不过我知道,不是它想我就是我在念它。

老朋友知道我喜欢猫,有时候会推荐给我,它们貌似很美,也很听话。但是我丝毫没有养的兴致,反而有些颤栗。不明缘由,大抵是猫期已过,逾期不候吧。

我是猫的主人,我也是猫。

_end


故事优选 】林柳青儿会员投稿绿色通道
故事优选】非林柳青儿旗下会员投稿绿色通道
故事优选】为亚洲城ca88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
本专题推荐林柳青儿、简叔旗下会员及优秀写编辑文章上榜。
专题创办:林柳青儿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专题编辑:红耳兔小姐姐芳华的日记零点壹弋一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