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喝酒啊

中华之酒学问源远流长。传说仪狄发明了酿酒之术,曹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诗句又令杜康造酒之说盛行。

在中国,似乎任何重要的不重要的时刻都少不了酒。庆祝少不了酒,结婚少不了酒,送别少不了酒,接风少不了酒,聚会少不了酒,应酬少不了酒。

我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喝酒,当然是瞒着家里人的。那时候住校,不怎么回家,就跟着同学学会了喝酒。

别说,喝酒的感觉还真不错。喝完了酒,脑袋里晕乎乎的,走路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累。

酒真是个好东西,不开心了就去唱两瓶,喝完就什么都忘,真是一醉解千愁。何以解忧,曹操说得没错啊。

酒虽然能制造气氛,可是喝多了也是丑态百出。“饮酒醉,最为丑”,一点不假。

酒唱多了尿就多,走在道上憋不住了怎么办,又没有厕所。大家有句口号,叫“尿尿不抬头,遍地是茅楼”,屁股朝外,走哪尿哪。这都是好的,听说有喝多了的,直接对着厅里墙上的壁画就开始尿,还以为尿草地上呢。

一天中午,有位同学不知在哪喝的酒,喝大了,躺在学校门前的地上就睡着了,嘴里还往外冒泡,周围一群苍蝇嗡嗡叫,有的都爬到他嘴里。

大家几个同学喝完酒爱唱歌,几个人勾肩搭背,扯着五音不全的嗓子在大街上就吼,别人都以为大家是精神病。看见有人看大家,还吼一嗓子“瞅什么瞅”,人家一般也不和大家一般见识,不再瞅了。

光说别人不厚道,也得说说自己的丑事。记得我有一次喝多了,喝断片了,还不是在自己家,给人家吐得一床一地。幸亏我媳妇发现了,大半夜的把床单洗了,地也给收拾了,第二天给我一顿骂。真是丢人丢到别人家去了。

要说酒量,我年轻的时候也还可以,虽然不大,也还凑和。50度以上白酒我能喝七八两,不耽误事。啤酒嘛,一气能喝三四瓶,要是有时间,上边喝下边尿,喝透了,十几瓶也没啥事。

当然我这点酒量不算什么。大家学校有个老师,据说能连喝十三瓶啤酒不上厕所。我也有同学啤酒论箱喝,一箱24瓶,每瓶600毫升以上。还有同学喝高度白酒,一次2斤以上,没啥事。

上班以后,单位也经常聚餐,每聚必喝酒,不喝还不行。

女人有两种,喝酒的和不喝酒的。女人不喝则已,敢喝的最好别惹。

单位有几个大姐,平时吃饭不怎么喝。单位有几个老头,有个老头就特别喜欢跟女的喝酒,男人大概都有这毛病。终于有一次,这几个大姐联合起来,把这老头给灌趴下了。从此以后,这老头再也不敢挑衅(他们念挑畔)女同志了。后来又有个老头挑衅,结果又被这几个大姐给治服了。

有一次去大庆,我一个同事的大款同学请大家吃饭,酒没少喝。喝完了,又请去卡拉OK玩,还给叫了几个姑娘。那大款掏出一沓钱,估计有一万吧,一个姑娘扔几张,出手很是阔绰啊。

有钱就是任性,花了钱,大款开始搂着几个姑娘唱歌。还有个姑娘坐在我一个同事腿上,无耐那同事喝得酩酊大醉,呼呼大睡,真是坐怀不乱。我领导喝多了,我得去洗手间照顾他,可惜了这些好姑娘。

其实毕业以后我的酒量就变差了,不怎么能喝了,所以聚餐的时候能不喝就不喝。现在已经不怎么喝酒了,只是偶尔来那么一点,毕竟喝多了伤身体,还是得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