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取舍《居里夫人自传》

进入到小学高年级,达达的阅读倾向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以前是我帮他挑书,我买什么书他就看什么书,基本上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现在,他更倾向于看一些畅销的小说。我不反对他看畅销小说。然而,我希翼他不被那些时代的价值观所裹挟,能多一些风骨、多一些自己独特的见解、多一些不同的生活视角。所以,他也需要阅读一些经典。

为此,我向他推荐了多年前一位朋友向我推荐的“三明治读书法”。如果说畅销小说是三明治中间的那块鸡肉或牛肉饼,那外面两片面包就是大家都不太想读的经典书籍,但是如果把这些夹到一起,就会变得不那么难吃。我建议达达可以一边看经典书籍,一边看畅销小说,这些可以帮助他更好地阅读。

他欣然接受,喜滋滋地盘算着自己能买多少本《斗罗大陆》,又遗憾最新的一本还未上市,于是“退而求其次”地将“肉饼”换成了《哈利波特》。

我最近也有个计划,想从青少年的角度来阅读一些他们必读的名著,为他们作个导读。于是跟达达商量着大家一起共读,读完后花些时间来讨论,也算是大家的小小读书会了。


大家一起共读的第一本书,是随手从书架上抽的一本——《居里夫人自传》。这本小书写得很平实,居里夫人人生中每个重要阶段,都以简短的篇幅做了个先容。但我想,人物传记的价值,不在于内容的多寡或词藻的华丽与否,而在于人物背后所传达的价值观与他的精神。

第一次读书会,大家摘取了居里夫人可能在人生中面临的取舍进行了讨论。

第一个取舍:身体健康与事业追求之间的取舍。

居里夫人因白血病而去世,白血病的病因跟她长期研究镭射线有关。

我问达达,如果你是居里夫人,在明知道镭辐射对自己有影响的情况下,还会选择继续研究吗?或者你面临类似这样的选择时,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即便是我,也很难回答。可人生,许多时候都要面临这样的选择。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希翼“鱼和熊掌能兼得”。达达的回答也是如此,他天马行空地想了一堆“鱼和熊掌兼得”的办法。

我没有否定他,在我看来,他的思维方式一贯与人不同,奔放独特,时常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不喜欢被束缚在框框内,这是一件好事,也是值得我去保护的。

第二个取舍:事业及家庭的取舍

我分享了两个人的故事。

一位是特蕾莎修女,她12岁加入一个天主教的儿童慈善会,27岁决定成为终身职业修女,直到87岁去世,从来不为自己、而只为受苦受难的人活着。

还有一位是我的老师,她为了能够更好地研究自己的专业领域,放弃了结婚生子,直至60依然孤身一人。她说自己是受到了居里夫人和特蕾莎修女的启发,想用专业精神来助人。

在学术界,有一些“精致利己主义者”。他们研究学术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职称、荣誉,并以此去获得私利。所以才会有资讯里屡屡爆出论文造假、争抢论文第一编辑的丑闻。

而居里夫人呢?她与丈夫的研究屡屡陷入困境,而她却从未用镭去谋取私利,为自己买豪宅豪车,甚至辞许了授予她的荣誉勋章,反而在一战爆发时,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用X射线救助伤员的工作中。

虽然居里夫人也经常带两个女儿去远足、游泳和划船,但她自己坦言,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是放在工作上的,我问达达:“作为女性,居里夫人为什么会这样选择?”

达达:“因为有公公帮她抚养两个女儿,她才有精力搞研究。”

我:“是的,有亲人无私地帮助大家、陪伴大家,大家才可能在事业上有更多的发展。我之前也面临这样的选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因为我不想失去自己,同时也不愿意牺牲家庭。所以我现在找了一个像你所说的‘鱼和熊掌兼得’的办法,既能有自己的理想与目标,又能照顾到家庭。”

达达:“居里夫人很有志向,她一直都在坚持。就算自己的丈夫去世了也没有放弃镭的研究。这是对人类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是我,我也会像她一样选择。”


是啊,我回想自己还很年轻的时候,非常地有上进心,在工作上积极进取,可追溯当时,却没有什么社会情怀,充其量是盼着收入节节攀升,以此证明自己的能力。后来,有了孩子之后,感性的一面越来越多,胸怀也变得更宽广起来,意识到除了自我价值的实现,其实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你得到的回报可能不是金钱上的,却是用金钱买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