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

世界与我剝离开来,我的耳朵为我开出一片混乱疆土。

人与人的遇见,有些就是劫,看一眼就知道在劫难逃,避无可避。

耳朵嗡嗡清晨一起床,脑袋晕晕,日复一日乏味的无趣日子。空间之中静坐,时间仿佛停滞流动,连空气中的微尘都放慢了速度,声音的穿透力在呆滞的感知力中也不得不减弱弥散开来…声音,变得绵软无力。一切事物都在耳膜轰鸣的作用下变得轻飘飘悬浮。而眼睛,所见皆是光圈,厌恶的避之不及的在这模糊光圈之中也变得尤为美丽起来。一切就像喝酒醉三分,摇摇晃晃带走迷人芬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