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挑战》孩子给你带来的“人生课题”是什么?

母亲被告知,孩子成长的氛围比其他任何单一的行为和事件都更为重要。孩子能够感受到母亲的焦虑和恐惧,而且很可能已经发现她可以借此寻求特殊关注。她发现,比起自己独自待在婴儿围栏里,她更喜欢被母亲拥抱在怀里。尽管母亲对自己的行为小心翼翼,但还是未能控制好情绪。母亲无声地表达了自己的焦虑和同情——而孩子也通过自己的激动和自怜进行回应。

有时候觉得人的大脑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如果大家是像机器人一样完全程式化的大脑,碰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从不情绪化,从不指责和抱怨,可能大家目前面临的这些问题都不会发生。偏偏大家都是凡夫俗子,不仅有情绪、会抱怨、会爆发,而且许多时候还不自知。

一切问题,都是情绪的问题。我觉得这样说也不为过。

在第七章里,德雷克斯举了一个引导中心的案例:一个婴儿如果睡在婴儿围栏里就会哭个不停,而母亲一听到她哭就会很烦躁,没办法只好抱起孩子。引导中心给到这位母亲建议,不要担心哭泣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如果她和孩子一起待在房间里,则必须完全保持沉着,否则她最好还是离开房间。结果孩子再也没在婴儿围栏里哭过。

这样的解决方案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

此前,大家会去纠结孩子哭时到底是抱还是不抱。这是一个二元对立的视角。而事实上,大家需要转换自己的视角——抱还是不抱其实并不重要,而是你的情绪是否保持平静。孩子的哭并不是因为你不抱她,而是他感受到了你的焦虑和恐惧。当他处在这样不安定的情绪氛围里时,他就会越不安,同时用自己的方法来达到目标,他才能获得安全感。

如果觉察不到这一点,大家的亲子关系就会陷入到一个恶性循环里。并且在若干年后,孩子长大之后,大家还非常不解,为什么这个孩子会变成这样?开始仔细觉察和关注自己对待孩子的态度,并一点点去调整,大家和孩子之间的整体关系就会发生质的改变。

我突然想到,达达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会问我要吃的,一副没吃饱的小饿货形象。每当他不断地纠缠我时,我就会十分烦躁。我会想,明明没少过他的,吃也吃饱了,还吃得很好,怎么老是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呢?当然,与此同时,头脑里还会有另外一种认知跑出来:如果他不是没吃饱,那就是他确实有这个需求,要不就干脆放开让他吃?吃饱了,他自然就不会再吵着要吃了?

当我陷在“给他吃”或“不给他吃”这样二元对立的视角里时,我就会让自己更烦、更沮丧,而达达会捕捉到这样的情绪,他也会变得越来越纠缠。而当我十分平静又坚定地陈述这个事实:“还没到吃饭的时间,你的零花钱也已经用完了。”的时候,他通常会很快就作罢,并且也没有那么多气愤、不平的情绪。

从表面上看,大家是教育儿,学育儿常识,但是走得越深入越觉得:孩子只是来这个世界上帮助大家成长的,他们带来大家不敢或没有去面对的人生课题,以往这些问题,大家可以用辞职、旅行、甚至离婚……这样的方式中去逃避。然而,当问题被孩子携带而来时,大家避无可避,只能面对、迎接。

而所谓的人生课题,并不是一个又一个的保龄球,打倒了便罢;许多时候,他更像一场马拉松,跑着跑着,面前突然出现一座小山,你选择绕过去。而要不了多久,这座小山又会出现在别的地方,当你一直选择绕过去,它就会一直出现,直到你真的去正视它、面对它。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

一个人心理成长的过程,就是超越本能,理解自我的过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