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三)

  • 王芊雨正绮思纷纷,有人推门而入。未及回头看是谁,她慌慌地把办公桌上的一本书拿过来覆在笔洗上。

    价值,不菲。

    意义,非凡。

    如此珍物,休要教人瞧了去。

    她想。

  • 一大团身影一点一点地靠近,脚步滞重有力。

    直觉告诉她,来人应该是一位男子。

    惶惶地抬头一看,正对上李成端黑漆漆的深潭般的双眸。

    狂喜!

    她的心底开出一朵花来。

  • “看什么书呢?”

    李成端径自把书拿过来看。

    是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

    “你也喜欢木心?”

    “嗯,最喜欢,没有之一。他的文章,用语精当,充满对人性透彻的了悟。他的诗,摇曳如微风中初绽的春花,都是极好的。”稳了稳心绪,王芊雨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 “你有文学胃炎症(指少年时代的木心如饥似渴地读书。)吗?”王芊雨思维跳脱,突然发问。

    李成端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

    “有,而且是重度炎症,一日不读书,心慌得象长了草似的。”

    原来你会笑哈?

    而且,笑的时候,好性感,有木有?

    王芊雨一阵心旌摇荡。

  • “木心先生是迥然于旁人的。为了艺术,他摒弃繁华,选择与孤独为伍。但他不以为苦,反而很享受这种孤独。作为生长在钢筋水泥铸就的丛林中的高级动物,有几人能达到这种境界呢。”

    “我亦佩服他的果敢。那时,他在大学有一份待遇优厚的教职,但他却说辞职就辞职,之后,木心带着书、画笔上了莫干山,讲真,我也想有我的莫干山。”

    李成端侃侃而谈,脸上一片神往之色。

    “挺不错的,悠然莫干山。”王芊雨勉强附和着。她心里想的却是:才不要,我就喜欢城市的喧闹。

    也是,千磨万砺才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飞跃。她无论如何是不愿意回到原点的。

    但她觉得没有必要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生于红尘,囿于红尘本是常态,又有几人能够逃脱?李成端不过说说而已,又何必当真?又何必较真?拿捏得当的分寸感还是很有必要的。

  • “你最喜欢木心哪一句话?”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王芊雨吟诵着。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李成端续了下半句,讲完又觉得哪里不对,倏然缄口。

    “蔓草丛生,细雨如粉,鹧鸪幽啼 ,我将迁徙,卜居森林小丘之陬 ,静等那足够我爱的人物的到来。 ”这句也不错,王芊雨信口拈来,诵完,粲然一笑。

    唇朱齿贝。

    眸中有星子在闪。

    诚觉一切黯然失色。

    真美人也!

  • 志趣还算相投,精神也还契合。

    况乎殊色当前。

    李成端有一点点动心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