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20年上半年II?隐者养成记

《易经》上曰:“天地闭,贤人隐”,作为一个不“咸”而比较寡淡的人来说,站在年中回想2020年这上半年,我的感想就是:我正走在成为“隐者”的路上。

从客观上来说,一为大环境的逼迫,不得不隐。

没人可以预料,2020的上半年,整个地球、整个人类社会会被一个看不见的小小病毒横扫。

2019年12月底我原计划回国陪伴家人过春节,后来因为护照的有效期不到6个月所以没有买成机票回国。当时想着等护照更新后4月份的春假再回国。那时的我哪里知道1个月后世界将会发生巨变?!

现在,各国封城封国关闭边境,回家,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想到这一点,到现在仍感到有点匪夷所思,难道人类从此回到闭关锁国的过去了?

没有想到回家的路从此会变得像去西天取经、充满各种挑战和危险,也不知道两国政府何时会签发通关文书,我也只能随遇而安的隐居在这个南半球的岛屿上了。

因为新冠,整个地球停摆,为了避免病毒传播,不能上班不能出门,我被迫隐在家中基本上切断了和社会的接触。

虽然我住在澳大利亚最大的州、经济学问最繁荣的悉尼市,但是现如今的生活状态真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从主观上来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第六感感受到了什么磁场的变化,今年从年头我就进入了很奇怪的一种类似遁世的状态,不想上班、不想和外界接触,不想出门,就想一个人宅在家。

当听到政府宣布封城停工,民众除了需要购买食物、药品、锻炼身体等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出门,其余时间都要求尽量留在家中。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受:我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隐在家中。

现在除了家里没有食物而网上又买不到的情况下我才会出一次门,用最短的时间采购完毕立即回家。

去超市的路上,我为自己穿上一件“隐形斗篷”:戴着口罩和墨镜,不和任何人眼神接触。

在超市里我选择自助结账服务,全程不和任何人接触、说话。

回到家中,再也不用为每天出门穿什么而费心,只穿着棉麻的、舒适宽大的居家服;也不用再描眉涂唇的化妆喷洒香水,而是素面朝天任长发披肩;因为不出门,我绝大部分时间都赤足在家,现在偶尔出门穿鞋反而觉得束缚有些不习惯。

因为讨厌外面世界一刻不停的喧嚣:满天飞舞的资讯、虚假消息、政客们的表演和各种奇谈怪论,我关闭了所有信息渠道,每天只是安静的在家读书、写字、侍弄花草。

在情感上,因为内心的成长使我变得情绪平稳安定,我知道知心的朋友不需常联系也会永远在那;而爱情是顺其自然、可遇不可求,得知我幸、失之我命的注定;我感情上的独立和强大在这半年得到强化。

我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只要衣能蔽体、食能果腹、住有片瓦但心灵富足的极简生活状态;它让我身心轻盈、无拘无束、心无挂碍。

回望2020年上半年,因为时间很多所以想了很多,现在对生命的认知更达观了,对于生命中我所追求的东西也看得更清楚,我觉得北岛的这首诗歌可以概括我这半年来的所思所想: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翼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2020年的下半年会怎样,我想它就像新冠病毒一样,此刻仍是扑簌迷离无法破译,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带着一颗隐者的强大内心,向前看,走下去!

齐帆齐与亚洲城ca88谈写作专题联合征文活动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