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少年之恋

还没有回过神来,我的青春就像小鸟一样呼啦啦扑棱着翅膀、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每每回想起青葱时光,总有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他,穿过泛黄的岁月立在那里。

那是读高中16、7岁的年纪,正是对异性好奇、初恋萌芽的时候,我却在没日没夜的追着日本漫画和金庸的武侠小说,虽然隔三岔五的会从学校邮箱里收到校内校外的情书,但是作为学渣的我似乎从来没有动过恋爱的念头,这还真是奇怪,直到现在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他是高我一个年级的师兄,我努力回忆了一下大家是怎样认识的但却完全搜索不到。对他的初始记忆是他在我回家的路上拦住我,问我借书。

真的是很老套的校园搭讪套路,他很紧张,不知是鼓了多久的勇气才迈出了挡住我的勇气,我也很紧张----不知道这位不认识的同学为何要向我借书?!

他问我借的是高二物理课本,因为我高二,不可能回答他我没有课本。第二天他还书给我的时候,里面夹着一张感谢的小卡片,我记得卡片顶上他专门用加粗加大字体写着“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对于这样的纸条一贯以来的处理方式就是装作没收到、没看到。

从那天开始我才注意到他,他的气质长相都像《山楂树》里的窦骁,不过没有窦骁个子高,长相也稍柔和一些、脸上的线条没有那么刚。但是,是我喜欢的阳光和干净的味道。

那时他已临近高三毕业,大家在一个校园里的时间已经不多。每次我走过他们教室那栋楼,就听到阳台上他的兄弟们大声叫着他的名字,然后他就会冲到阳台上朝我挥手打招呼,害得我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红着脸低头快步离开。

几个月后,他高考错失自己心仪的学校,于是重新回到大家当地最好的高中复读高三,他原来班的一个女同学到大家班复读高三,从此她成了他的通讯员。

他给我写的信中从来没有什么表白,只是告诉我学校发生的事和他的生活。一年后他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那个暑假来临前,他约我去他家,说他的几个好朋友开party为他践行。

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旷课就是去参加他的聚会。他很开心的把我先容给他那个复读班上的几个好友,其中有个女孩长得很漂亮,他却对她说“小熙是我原来学校的校花”。

老实说我离校花还有好几个级别,而且我觉得那个女孩就长得比我漂亮,他这样胡说八道让我觉得有点尴尬,但是,我也莫名有点开心他那种炫耀的表情。

之后他约我去他家几次,每次去他爸爸妈妈都会很开心的和我打招呼,然后大家就呆在他房间聊天,也不知道大家都聊了些啥。只是记得他总是非常紧张,鼻子下面不停的冒汗、手足无措,连带着我也开始紧张起来。

最后一次见面他问我可不可以给他一张照片、因为他马上要去武汉读大学,我选了一张照片送给他。

现在想想,他家的教育很开明,他父母在孩子青春期的时候可以允许孩子邀请异性朋友来家里玩,反正在我家是绝对不可能允许发生的。而且,我也很奇怪在我那像法西斯一样的爸爸严格的管制下,我是如何可以找到机会去和他见面的?所以说大人要和自己上中学的孩子斗智斗勇还真是有难度的。

他到大学后每周都会给我写信,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他特意赶来帮考完高考的我填志愿。

其实关于填志愿这一幕我都忘记了,是我同桌去年和我见面时我问她为何大老远的考到北方那个建筑学院去,她说“还不是因为他来帮你填志愿,然后建议我选填的那个学校!”我才如梦初醒居然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我记得之前有调研显示,记忆力好的人通常比较聪明,可我的记忆力好像有点忽高忽低的真是好让我苦恼,我可以一个晚上强记700个英文单词、第二天老师抽查听写得满分;我也可以对这种发生过的事完全失忆。也许,我只是选择性失忆?!

因为高中三年我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所以我心知肚明的告诉他我有可能考不上大学,他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他爸爸可以帮我办理单位委培,把我办去华中理工大学去。我犹豫了一下拒绝了,我记得当时的自己不希翼靠他帮忙去上大学。

其实现在想想,人的命运真的很奇妙,一个当初不在意的决定,有可能改变几个人的命运。

比如说,如果不是他要来帮我选填志愿,我同桌就不会考去北方读大学并在北方结婚生子。如果我当初同意让他帮我办理委培,我和他肯定会在大学恋爱,至于大家会不会有未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大二回到大学后,给我写的信越来越哀怨,说身边的同学都恋爱了,他觉得很孤独。

直到有一天,他在来信中说“大一新生中有个人长的和你好像 ,而且她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像你”。之后的故事我想你们都猜到了吧?

大三假期他回到大家所在的城市约我见面,我下楼一看,他身边有个她,他很尴尬的先容说“这是我女朋友”,然后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就再见了。现在想想他肯定是被她逼着来宣誓主权的,否则大老远的来就是为了和我说声“hi”?!

我一直不知道要怎样定义这段朦胧的感情,因为在3年的时间中,他从来就没有对我说过“我喜欢你”或是“做我女朋友吧”这样的话。只是他的高中好友、大学好友都知道我的存在,大二假期他大学好友来大家所在的城市旅游,他们见到我的时候都很开心的说:老是听他说起也见过照片,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由始至终,大家只牵过一次手,那还是在陪他大学好友们爬山,下台阶的时候他用颤抖的手牵着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但我肯定不讨厌他,不过我记得很清楚我不喜欢他走路的姿势,天秤座的我就是这么的奇葩,哈哈哈哈。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他大学毕业回到了大家的城市并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他约我出来见面。

我自己是真的没有把自己和他的关系想歪、我认为就是老朋友见个面,而他却是带着校园时代那个未能实现的心愿。

他在我面前还是不能做到他在其他人面前那样谈笑风生、潇洒自如,他一如既往的紧张无措,我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单纯如水,直到他突然把我搂到怀里想要亲吻我。我用力把他推开并逃走了。

再后来听说他和那个长得像我、声音像我的女生结婚了,有时我在想,当年如果我和他在一起了,大家今天还会在一起吗?其实我对他完全不了解,就像他应该也并不了解我一样。

少年的爱是最纯真可贵的,初次心悸的记忆,一辈子都难忘。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