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

一年365天,有三分之一在打鸡血,三分之一在专注,还有三分之一,在抵御内心的懒惰、焦虑、抑郁等等。

突然想到杨超越的崩溃大哭:

“我真是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

“我就是参加个比赛,我没想到我能做女子团体两年。”

“你不知道就是那种大早上被姐妹拉起来跳舞,我说我不行的。”

“我觉得我给你们做了个很好的榜样。”

“但是这些爱太重了,我每天都要爬起来跳舞,我每天都好焦虑啊,我一跳错了就骂我,但是我想说我真的练了好久了,我一上台我就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

每一个资质一般的笨小孩,或许都经历过这样的自我否定,经历过内心的痛苦挣扎,丧过了,焦虑过了,最终还是要爬起来去练舞,去练球,去日更。

练舞的过程必然是枯燥的,被教练逼着训练的过程必然是难受的,自己跟自己较劲,每天日更,必然不是天天都会舒服的。

这个过程挺过来,真的不容易。我相信每个经历过的人,都会感同身受。

其实我在年初的时候立下flag,就是因为去年下半年太丧了,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开始逃避写字。我觉得2020年一定不能这样了,于是在年初立了个flag,昭告天下,我要日更。

其实不是我这个人多高调,而是不如此的话,我可能又缩回到自己的小世界里去了。我必须向自己发起挑战。

不得不说这样的挑战是非常有用的。2019年365天,只更新了100多天。2020年,虽然没有做到100%的更新,但是也只断更了三四天。跟2019年比起来,这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依旧会有无数个不想写一个字的夜晚,依旧会每天把日更拖到最后一个小时才开始,依旧有无数天在敷衍、逃避、丧,但是依旧还在向前跑,坚决不停下来。

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临界点,在那一刻,筋疲力尽,天旋地转,特别特别想要放弃,但是真正挺过那一刻,就不会再觉得那么难受,这个时候再坚持跑下去,难度就不大了。

但是很多人都是在这个阶段放弃的。这一口气如果上不去,一旦停下来,就再也难以续上。

一年已经过去了一半。我貌似也迎来了我的瓶颈期。但是不慌,我慢慢跑,以不停下来为第一目标。

很多人都在质疑,这种低质量的日更有什么意义?我觉得是有意义的。因为人的状态有好有坏,写出来的东西也有好有坏,大家希翼宁缺毋滥,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大家迟迟不能动笔,90分的稿子永远都只是在脑子里,却落不下笔。

所以我想用一种方式,直播给大家看。诚实地让大家看到,一个写编辑每天真实的挣扎和焦虑。不把自己放在神坛,而是把自己放在手术室,剖解自己,重塑自己。

今天是在出去走了几公里的情况下,写出来的碎碎念,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但是我尽可能地写下这些碎碎念,给有心的人看。杨超越有句话说得好,我要给你们做一个榜样,想让大家看到一个资质平庸的人,也有可能最好运,也有可能是老天爷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