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美国后才吃过系列之牛油果Avocado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安徽吃到山城重庆,再到浙江义乌,然后辗转上海。在重庆发现小面,义乌发现小笼包,上海发现生煎,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有新发现。到美国马上就四周年了,发现了哪些蔬菜外星人呢?

除了上一次说的芦笋Asparagus, 瘦瘦的小妹子,这次来先容一个黑黑的有着癞蛤蟆似的皮肤的蔬菜。

人不可貌相,蔬菜也不可以只看脸的,不然会错过这世间的许多美味。第一次接触这个菜是在我住家的厨房,给两岁的小妹妹准备午餐的时候。第一次接触这个菜,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刀。家妈说,竖着切两半,一刀下去却没有切到底,似乎有什么镉住了我的刀。打开这玩意儿以后居然看到了一个蛋黄大小的籽。好奇的我还把这个籽给留在厨房台面上,当成宝一样,没有把它扔进垃圾桶里去。

牛油果Avocado

因为是给几岁的小朋友吃,切开以后用勺子挖出来就可以直接吃了。成熟的牛油果质地有点像土豆泥或者奶油,软软的,有栗子的香味,味道特别的淡。我就喜欢牛油果本身的味道,所以有机会都是切开来直接挖着吃。后来在去明尼苏达的自驾游路上,遇到的一位吃素的沙发主,她跟我分享了一种新吃法,就是牛油果三明治。两片吐司,烤的脆脆的,然后刷上牛油果,好看又好吃。

牛油果三明治

牛油果在美国超市那是稀松平常的事,基本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大多都是从墨西哥进口的,所以价格也是美丽动人,一个小家伙要至少一两刀,有时候个头比较大(Jumbo avocado 巨大牛油果,还要三刀一个的样子。平时我也不舍得买,偶尔打折了买几个回家,还得抓紧吃,不然放久了也容易变黑变坏。

牛油果脂肪含量很高,不过都是不饱和脂肪酸和身体需要的,其他的营养元素也容易被身体吸取。很多提倡健康饮食的都推荐牛油果,它除了贵,其他都好。听墨西哥的朋友说,在它老家,家家户户院子里就有,不像在美国这样贵。

如果想种它还不容易,因为它是一种热带水果。你看看它长在树上的样子吧!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梨子的模样。

牛油果除了直接吃以外,还有一个经典吃法,就是做成Guacamole ,瓜可魔力 音译,做为吃薯片的蘸酱。

"Guacamole is an avocado-based dip, spread, or salad first developed in Mexico. In addition to its use in modern Mexican cuisine, it has become part of international and American cuisine as a dip, condiment and salad ingredient."

美国人简称Guac,源自墨西哥,风行于美国。中文有译作“鳄梨酱”的,因为牛油果另一个名称就是鳄梨。可能是因为牛油果的皮肤像是鳄鱼,形状又似梨子,就得了这样集动植物与一身的名字。

最地道的鳄梨酱是在我一个来自危地马拉朋友的家里,他姐姐四十岁的生日聚会上。他们从超市买来了几十个牛油果,切开,挖出来果肉,加入青柠汁,盐,切碎的西红柿,还有墨西哥辣椒,搅拌在一起。在客人没来齐之前,就当小吃,拿一些玉米薯片,沾上一薯片的绿色,又辣又酸还清新。

这些蔬菜外星人还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前几年在美国家庭教小孩子中文,尴尬的是因为是在外国才认识这些动物和植物,直接跟小孩子说中文名称我还说不出来。得知“鳄梨”这个名字还是在小孩子的中文字卡里面看到的。通过沉浸式的方式,每时每刻都得孩子说中文,有时候不得不坦白告诉我小朋友们“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 然后拿出手机来找翻译。

有时候借问GOOGLE,有时候就拿出自己的语言天赋(瞎扯能力)编啊!比如美国孩子当早餐的cereal 的一种,叫Cheerios, 圆圆的,大麦制作的,我这辈子在国内也没见过,更别说知道怎么用中文说了。面对孩子们,我就叫它们“圈圈”,因为它们的形状。从此大家就以“圈圈”来称呼这个cheerios。

对于孩子,其实语言只要保持一致,也不会害人子弟的。就像咱们看到同样的东西,记得名字还不一定一样呢!比如西红柿和番茄,土豆和马铃薯或者洋芋,没必要脸都吵红了,觉得自己知道的名字才是正确的。

走在路上的好处就是不断地接触新事物,拓展自己的视野,也认识自己的不足,然后向更好的明天出发。

你吃过这个有点丑的蔬菜(水果)吗?是怎么吃的?你会跟家人朋友推荐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