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娘娘回娘家秒杀你回娘家

文/南城以南hong

写在文前:元妃省亲——家族悲剧之盛极而衰的序曲。

展眼元宵在迩,自正月初八日就有太监出来先看方向: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各处关防,挡围幕;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打扫街道,撵逐闲人。贾赦等督率匠人扎花灯烟火之类,至十四日俱已停妥。

这一夜上下通不曾睡,至十五日五鼓,自贾母等有爵者,按品服大妆,园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静悄悄无人咳嗽。贾赦等在西街门外,贾母等在荣府大门外——街头巷口俱系围帐幕挡严——正等的不耐烦,忽一太监坐大马而来。贾母忙接入,问其消息。太监道:“早多着呢。未初刻用过晚膳,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戌初才起身呢。”

贾妃回来时怎么走,在哪里换衣服,在哪里安坐,在哪里受礼,什么地方开宴会,什么地方来休息,都要先由太监察看好。

因为皇妃不能让人家随便看到,所以要用很多的帷幕把她围起来。“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处处显示着皇家出行时的威仪。

元春回来时是元宵节,那时在北方没有什么花开,可是又不能够太过肃静,所以用纸、纱扎成花绑在树上,让整棵树看起来全是花。

贾母她们早上早早地起来忙活,准备迎接贵妃娘娘,结果人家娘娘很忙的,要和皇上参加元宵晚会、拜佛、看灯……完事了才能回娘家。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