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楔子

一辆玛莎拉蒂呼啸而过,穿过城市的街道,惊起一片白鸽,飞向天际。

驰骋在路上的我,只是想要去挽留唯一的快乐和幸福。希翼可以开的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高速,弯道,想起的电话铃声,剧烈的爆破声,这是我最后的记忆,记忆中还有莫雅好看的脸,笑着和我再见,我痛苦着喊着不要,不要,却无法追赶转身远去的莫雅…


01.

“再不还钱,我就弄死他!”

咒骂粗鲁的声音把我吵醒了,艰难的睁开眼,无比明亮的房间,光刺痛了眼睛,忍不住又闭上了眼。

屋外喋喋不休的污言碎语实在是太吵了,我堂堂高家,谁敢造次,到要去看看谁敢在这里放肆…

睁开眼,环顾四周,发现这房子不是我家,残旧的家具,破败的天花板上摇摇晃晃的吊灯,感觉随时会坠落在我的头上。

“我被绑架了?”

“我怎么在这里?”

越想越头痛,反复思量,一无所获,只是感到头要炸了,外面的暴戾之声更像是火上浇油,愤怒在我的胸腔熊熊燃烧。

砰!

大力的推开了房门,看到一个小姑娘在地上跪着,一边哭一边说:“你们饶了我哥吧,大家肯定还”,地上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想必是他哥哥。

门撞击的声音,吸引了几个壮汉的目光,接着他们就看到了我,不可思议的是这几个人看我的眼光没有敬畏也没有惧怕,一副要弄死我的样子。

我在心里想:“他们竟然不认识天天上各大头条和电视的高浩宇,这是在开玩笑吗?” 高浩宇,高氏掌门人,青年才俊,射击冠军,黑客榜第一人,青城第一美男…

壮汉离我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不得不认命,他们真的不认得我,来不及思考我这是流落在哪个穷山僻壤,一个电棒已经落在了眼前,尽管身经百战的我,也只能直面迎击。

几个大汉被揍的怀疑世界,放下狠话就跑,而我看着自己吃痛的拳头也开始怀疑世界, 几个懦夫竟然让我觉得浑身酸痛,我怎么这么弱?

“哥哥,你醒了?谢谢你救了大家。”抬头看着眼前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熟悉的感觉萦绕心头,头痛的感觉再次袭来,忍不住的摇晃。小姑娘赶紧扶着我,一脸担忧的看向我,这个眼神好熟悉去,在哪里见过…

安抚小姑娘说,我没事。 我摇摇头,走向她哥哥,本以为我一个人就可以把她哥哥扶起来,可是不知道是因为我刚刚打斗过激,尽然没有足够的力气扶起和我身材差不多的人。

小姑娘一边给床上的男人擦着脸上的血迹,一边和我说着听起来天方夜谭的“故事”:

她说,她妈妈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嫌弃爸爸穷,就和别人跑了,爸爸把他们俩拉扯大,可惜后来得了肺癌,哥哥为了给爸爸治病,只好大学肆业,到处打工,借钱做手术,最后爸爸还是去世了,刚才来要账的是高利贷,那个利息太高了还也还不完…

听着小姑娘说着说着,夹带着隐忍的哭腔,我有点难以置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穷成八点档电视剧的生活?!

环顾四周,清贫的屋子,的确应证了小姑娘没有说谎,陌生的一切让我忍不住的好奇:“这是哪里呀?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在这吗?”

小姑娘给哥哥盖上被子,端着一盆血水,示意我跟她出来,别打扰睡下的哥哥。看着她驾轻就熟的动作,看来高利贷没少来,床上的男人也没少被打。

小姑娘让我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她端来了一盆水 让我洗洗,看着斑驳的洗脸盆,我掩了掩眼里的嫌弃,毕竟小姑娘一片好心,而我也正好需要。

脸倒映到水里的霎那间,这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这张眉清目秀的脸是我,又不是我!

我用力的将水撩到脸上,一次又一次,当水里的涟漪褪去,这张只有十七八的脸,依旧还在,我觉得有点崩…

整理了一下情绪,没有接小姑娘递来的旧毛巾。 我用手指指对面的石凳,迫切的想要弄清楚状况,眼前的小姑娘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知道,我怎么在这?这是哪?现在是哪一年?你是谁?…” 尽管我尽量的想要保持沉着,但是太多的疑问把我包围开始有一些凌乱。

小姑娘睁着大眼睛专注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对上这双眼睛,忍不住转过头,小姑娘倒是没有什么不自在,只是带着几分担忧的说:“哥,你是不是脑袋摔坏了?现在是2000 年呀”

“2000 年!2000 年?”我忍不住重复小姑娘的话,一脸不可思议的回头和小姑娘确认。 小姑娘有一些被吓到,但还是肯定的点点头。

还告诉我,我是她哥哥去地里干活捡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身上没伤,有呼吸但是叫不醒,他俩就让我在屋里睡。

脑袋里嗡嗡作响,我不得不承认,狗血的剧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穿越了,我穿越了!我竟然穿越了!

2.

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去做的饭,直到饭香勾起了肚子里的咕咕声,才从自己的崩溃中清醒了一丝。

我得回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做,我要去追回来我的莫雅,给她童话般的一生.,我想起来,我在去机场的高速上,然后…

“哥哥,吃饭了”小姑娘把饭放在了石桌上,然后端着饭进屋去了。看看眼前的白粥和旁边烤熟的玉米,吃饱了再说!

火烧云染红了院墙,暖暖的光散在身上,特别的海富舒服,似乎可以驱赶周身的疼痛,想当年在部队里摸爬滚打的日子出现在脑海里.,要是总是黑脸的欧阳峰秀知道我穿越了,会不会笑?

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回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小伙子,此刻像一切没有发生一样,站在我的面前:“你好,我是莫风,你叫什么?”

“高浩宇”,自报家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比自己还高半头的男人,为他的抗打点赞,也不解他为什么不还手?

莫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你看的没错,我是华北军校的,可惜还差一年就要毕业了,我退学了,我不还手是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救了父亲…”

说到这里,莫风沉默了,从小和爷爷长大的我,特别懂此刻的心情,从未停止过对父母突然离世的调查,也是我的执念,拍拍他的肩膀,“你还要保护你的妹妹。”

莫风重新找回来眼里的光,重重的点点头,大家谁也没有说话,一起抬头看着浩瀚无垠的天空,星星闪烁的浩瀚宇宙…

平静的夜色,依旧无法淹没汹涌澎湃的心河荡漾,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要为此去全力以赴,勇往直前,此刻的我只想回到2020年。

闭上眼睛,莫雅精致脸庞,笑笑的眼睛,温柔似水的看着我,那条好看的长裙在风中缓缓的摆着…

“莫雅…”

睁开眼,看见旁边的莫风和眼前站着的小姑娘,说着什么,大脑里嗡嗡作响,两个人明明就站在咫尺,而我却什么都听不到我,声音那么远,那么远…

过了良久,我稳了又稳了气息,深呼吸,转头对着小姑娘:“你,你叫莫雅?”

时光就像蒙太奇的慢镜头,一格一格的缓慢移动,看到正在和莫风说话的小姑娘,转头,自然而然的点头,“对呀,我可以叫你浩宇哥吗?”

这个小姑娘是莫雅?!

十二岁的莫雅?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