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午饭

火车站前昔日的车水马龙,不知何时沦落成不见人烟的孤岛,被生冷的围挡隔绝。

岁月蹉跎带走记忆里的青春,还记得年少时第一次背起行囊,搭乘去往深圳罗湖的绿皮火车。

启程前总是喜欢喝一碗家乡的豆腐脑,再来两个吊炉烧饼,这若是在南方是令人神往的美味,胜过任何山珍海味。

因工作调度的原因,再次来吃那熟悉的豆花香时,却发现多是大门紧锁,询问老板,表示附近店铺已倒闭过半,自己在此开店已九年,也是勉为其难的坚持,深叹生活不易。

生活何来容易,自己辗转多年,依旧清贫如初,依旧追逐梦想,依旧砥砺前行。如鲑鱼一般逆流而上,只不过它是一年,而我则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