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之萧尘往事

欢迎关注连载小说《侠女》

二十年前,沈月初还不到二十岁,正是女人最美的时候。她容貌出众,武功高强,所以心高气傲,一般人很难入她的眼。

她初识萧尘却是因为一次误会。

有一次,沈月初撞见一个男子在和一个女子打斗,那女子渐渐不支。沈月初初出茅庐,侠义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上前相助那女子,那女子趁机逃脱。

那男子想追,却被沈月初缠住,无法脱身,迁怒于她,也不多说,便和她打了起来。

沈月初出山以来,未逢敌手,本也没将这男子放在眼里,可是却越打越是心惊,这男子武功之强生平仅见。数招过后,渐渐不支,终于招架不住,输了一招,被那男子制住。

那男子拿剑指着她道:“你我又不相识,为什么出来多管闲事?”

沈月初虽然输了,可气势上却不相让:“少废话,既然败在你收下,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嘴上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声音微微发抖。

那男子又气又笑,绕着她转了一圈道:“你这姑娘还真是蛮不讲理,不问青红皂白就上来坏我的事,也不向我道个歉,说话还这么硬气。”

“你欺负一个女流,还能有什么好事?”沈月初道。

“什么叫我欺负女流,她偷了我的东西,我要回来还不行吗?哦,你不会说我现在也欺负女流吧?”那男子道。

“什么,她偷了你东西?”沈月初意识到可能出错了头,可是又不愿意服软,低声道,“我怎么知道她偷了你东西。”

那男子撤了剑道:“现在知道了,就别再和我作对了。”说完就离开了。

沈月初见他不追究了,也觉不好意思,追上去道:“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怪我了吧。”

“我要是怪你,早把你杀了。”

“那你就是不怪我了。我看你这人不错,交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

“萧尘。”说完绝尘而去,也不问沈月初的名字。

“我叫沈月初,是飞仙派的弟子。”沈月初在后面大声喊,也不知道萧尘听没听见。

萧尘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沈月初还站在那里发呆。萧尘虽然长得不算十分英俊,但是身材很好,全身散发着一种男人独特的魅力。而且,萧尘是第一个打败她的男人。

幸福要自己争取,沈月初决定去找这个男人。可是,萧尘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沈月初就一路打听,终于得知了他的行踪,追了下去。

在郊外一处破庙前,沈月初找到了萧尘,他正被三个大汉围攻。沈月初见他虽不至败落,但也很难脱身,就上前相助。萧尘见来了帮手,也不恋战,说声“走”,二人脱身出来,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这次要多谢你了,沈姑娘,不然我今天很难脱身了。”萧尘道。

“就算对上次的事做个补偿了。”沈月初心中暗喜,原来他听到并记住了她的名字。

经过交谈,沈月初了解到,萧尘与那三人的师兄比试剑法,不慎失手伤了对方,结果那人几天后不治身亡。他的三个师弟找萧尘报仇,萧尘自知理亏,不敢还手,幸亏沈月初遇到帮了忙。

原来萧尘自半年前出道以来,到处找高手比武,以印证自己的武学修为。刀剑无眼,失手伤人也是在所难免,不料这次出手过重,竟致人死命。

沈月初问萧尘道找:“今后有什么打算,还比不比武了?”

萧尘道:“当然要比了,我要找到真正的对手,以后我会尽量小心,免伤人命。”

沈月初道:“我能跟着你吗?”

萧尘道:“你跟着我干嘛?”

沈月初道:“我跟着你看热闹啊。万一你受了伤,也有人照顾你。”

萧尘道:“你随便吧,不过先说好,我走我的,你走你的,我是不会照顾你的。”

沈月初道:“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我才不想照顾你呢。”

沈月初就真的开始跟着萧尘,观看他的每一次比武。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萧尘走遍全国各地,寻找知名高手比武。果然,再没有发生致人死命的事情。萧尘一路过关斩将,打遍天下无敌手,除一次平手以外,竟是全胜战绩。

从此,萧尘名声大振。江湖中人都知道有个后起之秀叫萧尘,几乎打遍天下高手,未曾一败。

这一年的时间里,沈月初几乎天天和萧尘在一起,对狂放不羁又有几分洒脱的萧尘心仪不已。沈月初有种江湖儿女的豪情,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便向萧尘表明心意。

其实萧尘也早已隐隐察觉到沈月初的情意,但不确定,也不便相问。如今沈月初已经挑明,也不能装糊涂。可是他的心里只有师妹,自然不能答应沈月初。萧尘也是爽快人,将实情告诉了沈月初,希翼她另寻如意郎君。

沈月初心知无法令萧尘移情别恋,只怨自己跟萧尘没有缘分,决定离开萧尘。临走之时,将自己的青云宝剑赠给了萧尘,留作纪念,黯然离去。

沈月初离开萧尘之后,还是无法忘记他,再也看不上其他男人,最后出家做了道姑。

今日沈月初突然见到晚晴手中的青云剑,触景伤情,怎能不感慨万千。

“想不到师父跟萧前辈还有这段渊源。”楚河道。

说着话,三人已吃完了饭。沈月初道:“夏姑娘,你自己先回房吧,我想和河儿单独说几句话。”

待晚晴走后,沈月初对楚河说道:“河儿,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姑娘?”

“师父,您问这个干什么?”

“唉,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

“师父,您说得没错,我是喜欢她。您觉得她怎么样。”

“姑娘倒是个好姑娘,只是有一个难处,恐怕这桩好事难成啊。”

“师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她在这里,有些事我没说。这姑娘姓夏,又是萧尘的弟子,恐怕是他师妹的女儿。”

“那又有什么关系?”

“唉,都是上一代的事了,如果真是她,她的父亲曾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也是你父亲的仇人。虽然他已经死了,恐怕你父亲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楚河一听这话,心里一凉。

“师父,上一代的恩怨大家并不清楚,跟大家也没关系,不应该牵连到大家。”

“我知道,也许事情不像我想的那么糟呢。”

第二天,沈月初不告而别,终于没有把沈河带走。她希翼给晚晴和楚河多一些相处的时间,也许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