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不允许你还没有看过它!

昨晚安排了韩国影片《寄生虫》,看完之后抑制不住头皮发麻且激动无比的心情,今天就来说说它,凭什么给它奥斯卡。

隐喻

整部片子没有太多复杂的人物关系,只是围绕一贫一富两个家庭展开的,这其中有很多暗喻其实值得人反复玩味。

片中一开始对于穷人日常的刻画可谓相当生动,他们住的地下室环境不仅杂乱无章,到处都是老旧的家具和发黄的壁纸,厨房内充满了油渍,卫生间里到处都是污垢。墙上有一副装饰画,上面写着安分知足,非常的讽刺,这幅画也是这个家庭唯一的装饰。“地下室”在片中成了隐喻,好比一个巨大的阶级牢笼死死地控制住了穷人的命运。


其中最亮眼的是影片中的豪宅,豪宅中有很强的空间感和层次感,角色有不同的途径和路线去窥视和偷听,导演认为有这样的空间感可以塑造不同阶级之间的监视与躲藏的相对关系。

影片中有一个画面非常经典,大雨中的一个阶梯上,一路向下,穷人也从天堂回到了地狱,穷人的家已经被淹没。一场大水与富人的归来,在影片中犹如一种暗喻,穷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毫无选择的空间,富人来了之后他们除了被剥削,只能四处逃窜,一场大水灾会将他们的生存基础全部摧毁。而对于富人来说,影片中水灾只是增添了富太莲乔露营泡汤的机会。穷人一夜间流离失所,富人早上惬意地醒来,依旧能看见温暖的阳光。

地上与地下被划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两种场景的对比,不只是穷人与富人,更展示了社会上巨大的社会矛盾和阶级的断裂。


《寄生虫》(Parasite)里,无论是那被当作武器的桃子,还是放在方便面上的牛排,几乎每样物品都值得深究。影片内的一个笑话场景,剧中人物甚至捧起平平无奇的石头惊呼“太有隐喻意味了”。

这块石头起初被基宇当作可以带来财运的宝贝,直到大水淹没地下室时,漂浮在水面上的石头说明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当最后基宇将石头沉入水中时,石头回归到原始状态。一浮一沉,由宝贝变成最普通的石头,正说明了一切生而平等,其所有的价值都是人所定义、赋予的。


海报


在影片海报中,很明显地以光脚和穿鞋的方式将人物打入两个极端的阶级阵营。而正是因为身份与地位的悬殊,影片中才多次提到“越界”这个词汇。

敏感的朴社长在他的身份地位支撑下无法忍受别人在自己的后座做爱,无法忍受最底层的靠出卖劳动力谋生的金司机对于工作职责的僭越,都流露出很强烈的地盘意识。“你很爱她吧?”当金司机问出这句话时,朴社长感到了被冒犯,却又假笑表示肯定。其实我对于这个片段一直存疑,总觉得朴社长是否真的很爱什么也做不好的太太(越界片段中朴社长曾经埋怨过妻子做饭不好吃等),有待深究。

海报中的蛋糕和多颂的画作也是吸睛之处。杰西卡老师所谓的“思觉失调区”其实指的是女管家忠淑丈夫的藏身之处,而画中的男性不是大猩猩,更不是多颂的自画像,正是多颂一年级时半夜偷吃蛋糕看到的地下室爬出来的“鬼”。而影片高潮部分持刀杀人的管家丈夫出现时的场景,正是多颂生日派对上杰西卡老师向多颂捧着蛋糕走去的时候。两次蛋糕的出现,恰好对应着两次地下室男人如“鬼”一般的身影。当多颂再次重温儿时噩梦,看到以前亲眼所见的“鬼”出现时,在混乱中倒下了。


在寄生虫发布的两张海报上,所有人都被打上了犯罪分子专用马赛克,这不仅仅是为了以黑白区分阶级,也不仅仅是用这些角色映射普泛大众。奉俊昊在戛纳影片节外场接受采访时,表示并没有好人与坏人。这些犯罪分子的标志性马赛克的意义更在于指出贫穷似乎是一种原罪,所有穷人都被打上一块无形烙印,人生而有罪,人性本恶。


金爸为何杀死朴社长?

影片故意塑造了看起来除了漠视仆佣之外,完全无辜的朴社长一家人。他们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主观过错。这正是影片最最核心的主题:阶级矛盾的存在是物质的,阶级矛盾的爆发是无关善恶的,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一边是女儿身中数刀、流血满地、躺倒在金司机怀里、亟待拯救,一边是儿子头破血流生死未卜,一边是自己妻子还在与持刀歹徒殊死搏斗;在这紧要关头,金司机还没有从“司机”的伪装身份中摆脱出来,还在无限的发懵中。

就如同儿子同学送的那一颗能浮在水面上的转运石一样,所有掩盖在假象下的矛盾都浮出了水面——决定金司机一家命运和地位的,并不是成功学所许诺的某一次“机会”,而是那与身俱来、挥之不去的“气味”。当金司机扔出车钥匙,看到朴社长在同样散发浓烈地下室气味的管家丈夫身旁捏住鼻子的一瞬间,他明白自己是金家的父亲,而不是朴家的走狗。


这个“地下室味道”其实是穷人出身的一种标志,如果不能离开改变命运,那么这个味道将会一直存在。这一刻金基泽被彻底激怒了,拾起利刃向朴社长的心脏刺去。在这个世界上,贫穷是可耻的,穷人的身上有着永远弥漫着洗刷不掉的“臭味”。由于阶级固化严重,贫富差距日益巨大,晋升通道闭塞,这让贫穷成为了底层社会人绝望的噩梦。


金爸最终会被救出来吗?

这个问题金爸自己已经在大雨滂沱的无家可归之夜说得很清楚了。



金基宇最后意识到钱的重要,他想成为未来下一个“朴社长”,倘若有一日,他真成为了下一个“朴社长”,他的身边便会围绕一群新的寄生虫。一切都是一种循环,跟噩梦一样。


到底谁才是“寄生虫”?

穷人被迫遵从社会法则,参与到生存游戏之中,他们被迫寄生于富人身上,丧失了尊严与人格,只为汲取可怜的养分。富人是这场游戏的赢家,他们成为了法则的一部分,正因为他们的剥削、压榨与歧视,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矛盾,让阶级更加断裂。其实,人性的贪欲才是盘踞在每个人身体里真正的“寄生虫”。


如今,《寄生虫》因对于韩国社会现状的反思而引发广泛共鸣。

在2月18日,《寄生虫》成为了一部“改变国家”的影片。韩国首尔市政府18日宣布,将拨款为住在半地下室的1500户家庭改善住房条件,包括改善供暖系统,更换地板、安装空调等基础设施,每户家庭最多可获得320万韩元(约合1.9万元)资助。

据韩国国土交通部2018年统计,韩国目前共有38万户家庭居住在地下、半地下以及阁楼内。而在首尔,半地下室的住户比例占到全国近60%。住户大多收入水平较低,半地下室对于许多居住在首尔的人来说,是一种“能负担得起的选择”。以影片促使社会改进,《寄生虫》并不是第一部。上一部“改变国家”的韩国影片是《熔炉》,影片根据韩国光州一所聋哑学校校长性侵儿童的真实事件改编,真实事件中,从校长到老师,一共有10多人先后对超过30名聋哑儿童进行性侵,而这些孩子的年龄仅仅7到20岁。


谁才是真正的罪人?

当凶手消失,社会的法律和强制力失去了效力,大家该如何呼唤社会的道德与正义?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尽管如此,《寄生虫》并没有对一个支离破碎的体系进行如何自我修复的解读。影片没有试图那么做。是因为奉俊昊不想说教呢,还是他个人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样的社会问题呢?导演说,“我认为,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验证问题的答案正确与否。我擅长揭露大家所处的现状,那像一枚自杀式的炸弹,能够向观众展现当前的境遇,但很难找到解决之道。这会让观众感到很阴暗、很悲观,同时也感受到了真实。”


穷人的无望、富人的残酷、阶级晋升通道闭塞……这些社会问题成为了影片核心主旨,时刻刺痛着人们的神经。在影片中大家不难看出,无论是穷人和富人,他们其实都有缺陷,只不过金钱成了最好的装饰品,成功掩饰了富人的人性缺陷,这样的差距从一开始便已存在。

阶层问题其实一直都是人类社会的顽疾,无数哲学家都试图用自己的理论来诠释社会平等。或许人类真正的唯一平等只有死亡,那是穷人与富人相同的终点。


文源公众号【一只甜酱】,欢迎交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