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故事由冷子兴和贾雨村聊天说起,曹雪芹给人物起名字非常有意思,冷子兴取自“冷中生热,无中生有”之意。贾府生下的公子一落胎,嘴里便衔了一块五彩晶莹的玉,这样的奇事只能从冷子兴口中讲述。

此玉大有来历,是女娲补天的余石,自叹无力补天,求一僧一道携去红尘游历,享一享荣华富贵。那二仙拗不过他意,答应把他放在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让他去安身乐业。奇石出现在金陵贾府,贾府自然就是诗礼簪缨之族。

冷子兴是生意人,有过人的精明和洞察世事的眼光,在他的眼里,贾府已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表还是繁华兴盛的样子,内里已是萧疏显衰的光景。他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索了,主仆上下安享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故事以贾府为主线,府中人物众多,关系错综复杂,如何才能让人物多而不乱,事情杂而有序,编辑巧妙地运用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同宗贾雨村和旁观者冷子兴,从他们的闲聊中引出贾府的历史和现状。

贾府的兴起用略写,贾演和贾源兄弟俩在战场上建立功勋,被封为宁国公和荣国公,之后的子孙是一代代承祖萌袭官职。宁国府一脉从贾代化-贾敬-贾珍-贾蓉。贾敬好道,只爱烧丹炼汞,百事不问。贾珍不肯读书,一味好色,贾蓉一个不学无术之纨绔公子。荣国府一脉从贾代善-贾赦、贾政,贾赦袭官-贾链-巧姐儿。贾政因为没有祖荫可享,所以自幼酷爱读书,欲以科甲出身,谁知皇上额外开恩,赐他主事之衔,又入部习学,升职到了员外郎。第三代中唯有他算是有真才实学,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贾珠二十岁娶妻生子后,一病而死。二女儿元春进宫了。小儿子贾宝玉淘气异常,难成气候。

宁、荣两府因军功获封,后代虽然承爵,却再也没有一人有上阵带兵的本领。只有不学无术,贪图享乐,不是学道就是淫乐之徙,家族的衰败既有内部的必然性,也有外部的偶然性,内因起决定作用。

贾府的兴衰,联系着四大家族的兴衰,也象征着朝政的兴衰。当初清兵入关时,八旗子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战斗力爆表,摧枯拉朽,推翻汉人统治,建立满人政权。到了晚期,安享富贵的旗人,变成了拎着鸟笼,逗着蛐蛐,吸着鸦片,无力谋生的寄生虫。即使贵为皇帝,也病弱不堪,甚至都生不出儿子,只能依赖女人统治。

编辑有感于裙钗女子一个个见识都在须眉之上,她们的命运却可叹可悲,为了给她们立传存世,才写了这样一部“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