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的小娇妻

? [ 上神不好了,小梨落把天帝的龙须拔了]


――她,是妖神梨落,――他,是天地精华诞生出的神兽―白麒麟。

? ? 初次见面,她中了媚药之毒,把刚刚化形的他当成解药。可怜他刚开灵智,以为这是朋友与朋友之间的一种礼仪往来。再次见面,他是上神之首,而她,因受伤成了他捡来的灵宠――她本身是只变异白虎, 身体雪白,唯独耳朵,是墨黑色的、白色为神力,黑色为妖力。她―? ―便是妖神梨落,天帝与妖神公主诞下的孩子。

? ? 六界容不下她,八荒想灭了她。所以,她一次次受伤,但她缺活泼好动,她说,几千年了,我从未杀过一个神一个妖,即使这六界没有我的容身之所,那我也无怨无悔。毕竟我是异类,我的存在,是他们所忌惮的。

? 所幸,她遇见了他,他是天地日月所生,神力精纯,可为她洗去一身妖力,彻底晋升为神。

? ? 可是,成为神的她比妖神更加可怕,昨日打翻西天佛主的灯油,今日拔了天帝的龙须,明日偷了观音的净瓶。可她是上神穹华的灵宠啊,谁也拿她无可奈何。


? [上神不好了,梨落把嫦娥仙子的月兔红烧了]


? ? 华华,我回来了,我今日很乖哦!没有闯祸,所以我今天是不是可以吃一块糯米糕,梨落小跑着进入主屋,嘴里还含着一根狗尾巴草,那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让还生着气的宆华一瞬间脾气都没有了,不过宆华还是佯装着生气的说道――小落落,刚刚月神宫来报,你把嫦娥仙子的灵宠月兔红烧了,还有西海龙宫来报,西海的定海神针被你给拔了,还有天帝宫里的手门神一夜之间竟然变成了太监。小落落前两件事就罢了,可是,把一个小仙一夜之间变成了太监,这确实是你过分了。我这有一滴生根液,是日夜所流下的眼泪汇合而成,你赶紧拿去给那小仙,毕竟……没有种的神仙………………说到这里,穹华就没有继续说了,因为那只小白虎,竟然就这样趴在地上睡着了。

? ? 穹华无奈的把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唤来侍女将生根液送去天帝宫,可是,眼前的手帕让宆华眼底产生了一丝恨意。这是那个女人的手帕,那个将他…………的女人的。他记得这块手帕,因为她拿这块手帕擦过他那里…………

? ? [不好了~不好了~穹华上神失身了]


? 穹华又低头看了一眼床上酣睡的小人儿,想着,如果那个人是她也好。当初,他灵智初开,以为那是朋友之间的礼仪习俗,可是等他成年之后,他发现,那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他当时气得想把那个女人找出来千刀万剐,可那个人是落落,他不介意把她娶回家。既然已经行了夫妻之礼,那么,她必须是他的,所以等她醒来。

? 虽然已经确定是她,但是还是当面落实一下,梨落醒来的时候,穹华还坐在她的床头,她轻轻的往他腿上挪了一下身体,问道,华华你一夜未睡吗?我是不是又让你担心了,对不起,穹华并未言语,只是把手帕拿了出来,梨落接过手帕,心里却一头乱麻,是不是他已经知道了那个人是她,当年,她中毒把他当成解药。可是她蒙着面纱,他却是没有,所以,她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是他―? ―穹华上神?

? [上神、不好了,你媳妇调戏小神仙]


? 那个~华华,这个手帕是我一个朋友的(某女心虚的说到)哦~是吗?落落? 穹华凑近说道(唇与唇马上就要接到了,期待吗?)是你的哪个朋友,说给我听听。你为妖神时,孤独千年,为本神灵宠时,调皮捣蛋,惹是生非。那些神仙看见你都躲得三丈远,小落落你来告诉我,是哪个朋友?某女又心慌的说到,那个确实是我的,华华对不起。我不该吃干抹净就跑,提起裤子不认人。不该对你不负责,不该在认识你的那一刻还不告诉你真相,不该睡了你以后还去调戏其他清秀好看的小神仙。

? 听到调戏其他小神仙的这里,穹华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把某女按在床上,法决一念,衣裳这些遮挡物立马就不在了,穹华让梨落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梨落哭喊着求到,华华我错了,我不该调戏其他小神仙,我不调戏其他小神仙了,我是你的女人,我只喜欢你,我的腰好酸,放过我吧~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