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老师,您好吗?

鲁老师:

您好吗?好久都不曾想到您了,直到昨晚。昨天晚上有一个文友评价我写的小说《情魇》。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十分在意他的评价。可是随着讨论的深入,他的评语越来越真诚犀利。我顿时觉得非常羞愧。这种感觉,突然使我想起了您当初用藤条抽我和妃静腿肚子的情景。

那天吃完加餐,我和妃静在操场上闲聊。忽然看到咱们学校和旁边小区的那道小门打开着。或许是好奇心的驱使吧。大家两个小女孩,竟偷偷的溜到了人家小区里。小区里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还有一个凉亭。我和妃静两个人坐在凉亭里,吹着习习晚风,好不惬意。吹着吹着,我忽然来了兴致,给妃静讲起了我新看的一本外国小说《漂亮朋友》,我讲的入迷,妃静也听的入迷。虽说我讲的很粗略,可是时间却流逝的很快……等我俩讲完准备回学校时、一看表:“不好,晚自习都快下了……”我俩着急的不行,忙朝小门那跑。可等大家跑到小门时,却顿时傻眼了。又窄又小的门上却赫然守着一位威风凛凛的铁将军。

“怎么办?怎么办?”妃静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我也很着急,但看到中间的墙并不高便安慰妃静道:“不怕,咱俩翻墙回去。”

妃静虽然犹豫,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无奈之下,只能同我一起翻墙。

可当我俩翻过墙、脚刚落到学校的地面上,抬头却看见正拿着藤条等我俩的您。我的心里暗叫“不好!”

您让大家俩站好、手里捉着藤条狠狠地抽我俩的小腿肚子。藤条虽说是又轻又细,抽人却特别疼!我俩痛的咧着嘴、小腿一跳一跳的。您一边抽我俩,一边厉声训斥道:“真是长本事了,两个女孩子竟然在夜里翻墙。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翻墙?小偷才会翻墙!晚自习的时间,不好好学习,却来学翻墙。你们是想让警察叔叔请你俩去公安局喝茶啊?”

我和妃静战战兢兢、又羞又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然,您治大家的手段不单单只有藤条,还有您念得波罗蜜心经。

开学之初,您就给讲桌上放了一根板凳腿,并笑容可掬的对大家说:“以后你们谁淘气,我就给你们谁念一段《波罗蜜心经》。让你们静静心。木鱼嘛,自然是你们的小脑袋了。”

虽如此说,您却很少给同学们念经。偶尔,有同学上课窃窃私语。您就叫他们起来对一个对子。对出来了坐,对不出来站着听课。您的对子,少有人能对出来。因此您的课堂总是鸦雀无声。

可偏偏我,不单领教了您的藤条;也聆听了您念的《菠萝蜜心经》。

那天答语文试卷,我前面花费的时间有些长,后面的作文才写了第一段,下课铃就响了。我惴惴不安的交了卷子,心里却很慌。我不知道您发卷子时,我该怎么面对您。

于是,我跑到您的面前对您说:“老师,我想听您念《波罗蜜心经》了,您给我念念吧。”

您微笑着说:“好”,便一边“菠萝菠萝菠萝蜜……”的念着经;一边轻轻的敲起了我的木鱼脑袋……板凳腿虽粗,却因为您敲的轻,所以一点都不疼。倒像是春日之细雨,洗去了我内心的浮躁与不安。

过了一会,您对我说:“念完了。”

我自知“罪孽深重”对您说:“老师,不够,您再念一遍吧”

旁边的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听了我这话、都笑成了一团,说:“这孩子,太可爱了……”

您这次没有微笑,只是念经、敲“木鱼”时依然很轻。您念完了经,略有严肃的看着我说:“说吧……”

我便把作文只写了一段的事老实交代了。您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说:“回去吧……”

晚上自习课,您抱了语文卷子进教室对大家说:“时间太紧了,我只批改到阅读理解。作文改天讲。”然后您按分数排名发卷子,我依然是第一个去拿卷子的。

我知道,您是在保全我的面子。您不希翼全班同学轻视我这个跛子腿。

我记得,您生病那次我去医院看您。您对我说:“陕师大的中文系,很好。”我没敢接您的话,却转椅话题问您:“红烧肉怎么做?”您叹了口气,却还是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告诉了我红烧肉的做法。

我何尝不知道,您的心里多期盼我能上那所大学、学自己喜欢的专业。可是我偏科那么严重、成绩那么差,怎么可能考上那么好的大学呢?

只是为什么您明明清楚我考不上大学,却还要对我抱有期待呢?

第一次见您,是在试听课上。中考落榜的我来这所补习学校试听。您讲课的时候旁征博引、妙趣横生,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来试听的孩子。而我在您问大家问题时,只用了一首自编的打油诗就把您的目光从全班同学那吸引到了我这。

课后,您把我单独留了下来。您问我:“语文考了什么?”我说:“ a”.您又问我数学和英语呢?我说:“c和c”。然后,我就看到了您趴在数学老师肩上坏笑。

补习学校是按名次排座位的。您却专门安排了一个名次甩我老远的学霸给我当同桌。您对我说:“他数学和英语很好,没事多问他题。”您对他说:“你坐在她旁边,语文自然就好了。”

事实上,您的安排很合适。下一次考试,我和他排名都进步了。只不过他进步了,就变成了全班第一名。而我进步了,依旧在班里垫底。

后来,您在课堂上病倒、进了医院。隔壁班的老师暂时管理咱们班,就把我和那个学霸同桌给调开了。

我还记得上学时自己老爱看闲书。一天课间,我像个说书人一样兴致勃勃的给同学们讲《简爱》,讲到“着火”那一段,忽然想起《琼瑶小说》里的某篇也有相似的桥段,禁不住大喊一声:“不好,我把《简爱》和《琼瑶小说》搞混了!”说完,发现周围出奇的静。我扭头望后一看,您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我忽然就有一种“鲁班门前弄大斧”的感觉。

是的,您总爱笑意盈盈的看着我。那笑容里有疼爱也有宽容。我在家里很懒,几乎不会干活。那天清晨,轮我值日扫地。秋天的树叶特别多,我怎么扫也扫不完。大家都去晨读了,我还一个人在操场上扫啊扫……您走过来、拿起扫帚教我扫地。一边扫一边问我:“你家在农村,应该有院子有树。你怎么一点都不会扫树叶呢?”我老实的回答道:“我家的院子可大了,我爷爷在前院后院都种满了树。不过我从来都没扫过,因为我爷爷每天清晨早早的就把前后院打扫干净了。”您叹了口气说:“唉,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爷爷帮你栽了树,使你在炎夏享受到了树荫阴凉。你怎么还能偷懒让爷爷扫地呢?以后在家要多扫地。”我说:“哦”。

是的,您就是这样。不仅在课堂上引领大家在语文的天地里遨游;在课堂之外,您也像一个慈爱的父亲一样对大家谆谆善诱、告诉大家做人的道理。

同学们都很敬爱您!那年中考我和好几个同学的考场作文都不约而同的写了您。您给了大家太多的感动,似乎怎么写都不会词穷。中考后,大家常常会三三两两的回学校看您。

我记着自己也回去看过您两次。第一次,您开心的对我说:“你来的真凑巧。今天学校食堂做的是你最爱吃的米线。走,先吃饭。”

咱们学校食堂里的米线,是我记忆里吃过最好吃的米线。外面卖的米线用的是鸡汤,味道清寡。咱们学校的米线却用酱香浓郁的肉臊子浇成,我每次吃的时候都觉得唇齿留香。所以,当您把一大碗米线端到我面前,我就毫不客气的吃了个精光。在您的面前,我从来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而您还是和以前一样慈爱的看着我,就仿佛我是您的女儿一般。

第二次去看您的时候,您因为身体原因决定回您的家乡任教。我去的时候,您正在处理交接工作。您不在那里当老师了,自然不能请我在那个学校吃饭了。但您却执意在学校旁边的餐馆请我吃了一顿饭。您说,回了老家,或许就看不到大家这群孩子了。临走时,能看到我。您很高兴。

在那之后,我就再没见过您了。前两年,有个同学约我去您家乡看您。我却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愧见师颜,婉拒了同学的邀请。后来,她从您那回来对我说,她和您聊天时,您一直在询问我的情况。我忽然记起您的儿子曾经神情落寞的对我说:“在我爸眼里,只有你是他的得意门生”。可是,我又何曾优秀过呢?

我心里很难受,我觉得自己一事无成,不愿去见您。可是,我前两次去看您的时候难道是学业有成时去的吗?您从来都不曾嫌弃过我,只是长大后的我连儿时的一片赤诚之心都丢弃了。

如今又是两年都过去了,您在家乡一切都安好吗?但愿有一天,我能坦然的带着我的一双小儿女去拜谒您。

最后,祝您健康长寿、永远快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学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主料:鸡蛋,方包片,火腿,番茄,西生菜,红边生菜,青瓜,黄油 辅料:盐,胡椒粉,鸡粉,旦黄酱,醋青瓜 制作过程 1...
    湘子_5b16阅读 122评论 0赞 0
  • 老样子,500米。 暑假开始了,学生越来越多。 刚下水,儿子就说饿死了,想出去吃东西,可大家明明刚吃完饭才半小时。...
    春秋海儿阅读 134评论 4赞 3
  • 下图为需求分析四象限: 重要的判断标准:受影响的用户量大、使用频率高、有商业价值/政治影响 紧急:是否有时间点的要...
    小Y2012阅读 43评论 0赞 0
  • 叙述 达武旦 寺里过尔曼里 换完水—— 我用电动车 先把年迈的父亲 送到寺门口 然后返回接母亲 “你骑慢点 ——往...
    达武旦阅读 13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