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之澳洲移民故事4:痛苦的隐形人

认识Emily是在朋友家聚餐,第一印象是斯斯文文、挺爱笑的一个女孩。朋友和Emily一样是来自福建的老乡。

以我对福建人不深的了解(我只是去福建旅行过几次、小住过十天半月的,上大学和工作后接触过有限的几个福建人),我觉得福建人特别抱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那完全如同外星球来的地方性语言、还是因为他们独特的地域学问。

我一直觉得中国男子能取福建女子为妻应该比较幸福,因为福建女孩受传统教育“荼毒”比较深,相对而言更恭良谦顺、贤惠持家,而且印象中的福建女生皮肤都比较好、比较白;不过这纯属个人“偏见”,不喜勿喷:)

Emily的父母家人已经来悉尼多年了,经过父母辈的打拼,她家早已在澳大利亚安居乐业。

Emily是在澳洲出生长大的移民2代,但是因为一直生活在悉尼所谓的“华人宇宙中心”---好市围、一个让人行走其间会误以为自己仍然活在中国的区域,Emily从小接触的人、生活的环境,都和在中国差别不大。

Emily大学毕业后就在悉尼一家企业做文员,拿着比澳洲最低时薪高不了多少的时薪,过着家---企业---家这样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

一晃眼Emily已经26岁了,她和本地华人谈过一、两次恋爱,但是都无疾而终,最后她经过家里亲戚先容,和在她表哥家餐馆打工的一个福建老乡谈起了恋爱。

这个老乡比Emily大两岁,在表哥家打工3年多了,从Emily手机里的照片来看,他们俩还算般配,但是让我吃惊的是,Emily告诉我她男朋友是没有合法身份留在澳大利亚的“黑民”!

根据前两年澳洲移民局公布的数字,一共有大约6.5万人非法居留在澳洲境内,其中近6.7千人已经非法黑在澳洲15-20年之久,更有1.2万人已经黑了20年以上。

? ? ? ? 非法停留时间? ? ? ? ? ? ? ? ? ? 人数

来源澳洲移民局网站

其中黑民的前3名分别是来自马来西亚的近1万人、中国的6.5千人、美国5.7千人。

? ? ? ? ? ? 前十五名“黑民”来源国家

来源澳洲移民局网站

这群非法生活在澳洲的人日子应该过得很艰难,他们没有合法的权力,所以只能藏身于农场、工地、餐馆、按摩院等黑暗的角落里。

打黑工的他们往往会受到雇主的剥削,除了工资比别人低之外,他们无法享受澳洲的任何福利,生病了不敢去看医生、被欺负了也不能报警,他们每天还得提心吊胆的随时面临被驱逐或被拘留后遣返的处境(所有遣返的费用需要自己出)。

Emily没有详细告诉我她男朋友是偷渡过来的还是持有效签证登陆澳洲后逾期留在这里。

在悉尼的华人圈里,不少人都知道澳大利亚大使馆对持福建护照的人会“特殊对待”,福建籍申请澳大利亚的旅游、留学等签证比中国其他地区的要难很多。作为中国华侨之乡的头牌大省,这样的“声名”也算是“历史遗产”了。

在和Emily更加熟悉了以后,她打电话来问我她是否应该选择这个男朋友,我想世界上如果只有一种人听不进旁人的意见,那一定就是恋爱中的女人,所以我只是陈述了她选择了他之后有可能会面临的几种情况,让她自己考虑清楚就好。

2年后Emily告诉我,她和他结婚了,他们在Emily家人的支撑下在悉尼附近的一个小镇开了家中餐馆。

她也找好了移民律师着手为老公“洗白”办理合法身份,她说律师让她老公主动离境回到中国等着、她以澳籍合法公民的身份向移民局帮她老公申请配偶担保签证。

去年5月份Emily告诉我,她老公的签证批准了,现在他老公终于可以合法的和她生活在这片天空下。

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和澳洲当地人结婚这条“洗白”的路,“黑民”还可以通过“政治庇护”这个途径,据统计,2018-2019年,来自中国的政治庇护申请人数4872人仅次于马来西亚的8013人,但是得到批准的申请共90人,比例仅为4%


需要澳洲一手情报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嘉宝生活日记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