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一野

今天原计划用上午几个小时好好写个故事,结果我在油管上看了3个多小时野营、户外装备的先容、购买短片!本来只是打开网页找找家附近哪里有户外用品店,我想买一个短途(比如1天来回)的徒步背包。

人对自己喜欢的东西还是能保持长久热情、愿意多花时间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在城里长大、家里也没有住在农村的亲戚、所以我一直特别向往、喜欢农村、山里的生活,工作以后一有机会我就去户外徒步。

这么些年来户外徒步、野营的东西基本都备齐了,只不过我的背包都是3天以上重装的大包,现在想再买个专业点的小容量背包。

当你用过专业的徒步背包后,就会上瘾的只想用专业的包,因为专业包的背负系统是经过特殊设计。

长时间负重在野外行走,一个好的背包会让你觉得你就像打游戏时得到顶级武器的玩家,在徒步中可以“轻轻松松打怪过关”。

今天分享我喜欢的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诗词:

《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有时觉得上天很公平,它给了某些人很艰难曲折、跌宕起伏的人生,但是也正是所有的苦难、哀伤、挫折变成了无穷的养分,滋养出绝世的诗词、巨著、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