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2(三)

早晨的闹钟还没有响起,我就从睡梦中醒来,然后,怀着一种沉重的心情继续合上双眼,赖在床上。

心情之所以沉重,是因为现如今的工作,每天都是在马不停蹄的快节奏中度过,从早上八点上班到午餐、从下午两点到晚饭时,常常一口水都顾不上喝。造成这种现象,固然有部分是因为自己作为这份工作的新人,业务上的许多程序、套路都十分模糊,和老同事相比,效率低下。

但是,想到大家的组长——一位在这个岗位上有近十年工作经验的老手——每天同样是一副十分忙碌的样子,并且常要加班到很晚,我就会感到一股战栗。

他坐在我的对面,早上到达单位后,每次都会猛地推开办公室的门,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自己的工位,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来。入座后,一只手握住鼠标,一只手扶着键盘,两手同时飞速地敲击着按键,就像网吧里沉迷于游戏、期待使出大招的游戏玩家那样,急切地将电脑从睡眠状态唤醒,和他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因此,即便我能渐渐熟悉业务开展的方法,恐怕任务量也会不断增多,不管过多久,都会像日理万机的组长那样,陷入各种稀碎的事务中难以自拔。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等待我的,是无尽的琐事,和因为处理这些琐事而带来的疲惫。

但转念一想,不管工作时有多难,每天总会有那么一时刻,我可以拉下办公室的电闸,锁上门,离开单位,回到家中。那一时刻,总会到来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前进的速率分秒都不会变化。我要和时间握手做朋友,学着和自己内心的不安和焦虑和睦相处。

除此之外,别无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