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陈静今年六十二岁,一头棕色短发,干净利落。丈夫六十一岁,退休在家,天天出去麻将馆报到。

夫妻俩生了两个女儿,聪明漂亮。

大女儿名叫燕子,三十五岁,已婚,育有一子。小女儿叫娟子,三十一岁,单身贵族。

陈静和丈夫感情还算不错,只是最近两年让陈静有些恼火的是,自从丈夫从单位退休回到家,就处处惹她生气。

丈夫在单位是管官的官,平时指挥人家习惯了,退休回到家里,没人指挥了,就对老伴呼来喝去。陈静哪会受他的指挥,每每就和他针锋相对,实在受不了就躲出去。

这也还算小事儿,而让陈静生气的还是小女儿。小女儿娟子都三十多岁了,婚事还没有着落。不是没有男孩子看上她,而是她说要找就找自己喜欢的,不喜欢就免谈,或许还会一直单下去。

娟子知道自己的优点,身高一米七左右,长得漂亮,有份好工作,在本市还有一套房子。所以她并不着急,大不了就不结婚呗。看看结婚后的燕子姐姐,娟子就有些不痛快了。

姐姐燕子二十六岁结婚,儿子已经九岁,读四年级。想起姐姐这几年受的婆家气,娟子就觉得心情不好。这也许就让娟子心里对婚姻有了一些阴影和恐惧。

陈静操心两个女儿,看到大女儿的婚姻,想起来觉得还是小女儿幸运些。

一想到大女儿燕子的婚姻,陈静就不好受。记得大过年的三十那天,燕子就无端端受了婆婆的气。

“妈,我要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

大年三十晚饭后,燕子神情激动,满眼含泪的对陈静说。

“燕儿,怎么啦?”陈静听女儿这样说,心里一惊。今天大年三十夜,孩子这是怎么了?谁欺负她了?

“妈,我又不是他们家的专职司机,刚才我没有及时答应送他们回老家,他妈就给我甩脸色,凭啥啊。”燕子眼泪流下来了,陈静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特别生气,就对燕儿爸爸说了。

燕儿爸爸退休前是国土局局长,只有别人看他脸色的份,现在自己的掌上明珠居然被婆家人欺负,真是岂有此理。

“亲家,你们这样做就太不对了。今天大年三十,你们还不让我女儿开心,她是有身孕的人,怀的是你们家的后人。更何况我女儿学车考驾照的钱是大家出的,你们没资格这样使唤我女儿,她又不是你们的专职司机,愿不愿意是她自己的事。”燕儿爸爸铁青着脸,没好气的对亲家说。

“我女儿是我的掌上明珠,从小都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我都没有大声说过她一句。现在嫁到你家里,你们却拿她当外人使唤。干脆,我女儿和大家住,不跟你们回去了。”燕儿爸爸越说越气。

“爸,您别生气,我爸妈都是见识浅的人,不要和他们计较。”女婿赶紧打圆场,说好话。

陈静抱着女儿,一边安慰一边喊燕儿爸回家,不要说太多。

亲家公看见这架势,马上对燕儿爸妈道歉,亲家母弄得很没趣,就是因为她急着催要回老家,看怀孕的儿媳妇慢吞吞的去开车,心里就老大的不高兴。儿媳妇喊她她也不回答,还黑着一张大胖脸。

陈静看到亲家母的表情,心里特别解气。娘家是女儿坚强的后盾,欺负我的女儿,我就敢喊女儿离婚,大不了我养活她。

小女儿迟迟不结婚,陈静都不怎么过问,这麽大的姑娘了,她自己想结婚了,自然就会结婚,不愿意结婚,勉强都不管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