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包袱,淡定生长

写给自己之四十
放下包袱,淡定生长

刚刚说过夏天更像夏天了,脱得不能再脱了,该暴露的都暴露了出来,连续的阴霾天就纠缠上了,似乎要刻意隐藏什么。仿佛我长了一副乌鸦嘴,戳中窗户纸,玻璃便脆生生的破碎了。六月的天空本应湛蓝,如今灰色却成了主调。欢愉像是幕色挤出的几滴眼泪,微笑里带着几分无奈。

燕子在文庙上空不高不低的盘旋翻飞,乌云拉开了夏雨的气势,却总也没有痛快地哭泣一场。像是一种精神的错位,在口水与口水的交错里拉锯。纠缠不清的是臆测的场景,受到伤害的总是普通而平常的凡心。所以我一直认为,有些时候,山不是水的故事,云也不是风的故事;星不是夜的故事,情也不是爱的故事。

生活的意外很多,却并不总会让人慌乱和焦虑。比如这个六月,本该热烈的时候,却一直纠缠在阴灰里。或许是喜欢热烈夏天的缘故,觉得六月应热火朝天,欢欢实实地生长。而现实却往往意外地打击人的想象,令不爽的感觉驱之不尽。但这并不影响内心的疯狂拔节和淡定生长。正如老皮所说,习惯了蛋疼,也就淡定了。

有心栽花花不开,是人固执追求的意外和无奈;无意插柳柳成荫,是生活对努力生活的回报和惊喜。放下一些执念,忘却一些功利,从容自若地享受生活的赐予,悠然欣赏沿途的美好景致,未尝不是一种别样的人生。

不管天气若何,也不管乌云多厚,抱着享受工作与生活乐趣的心态,烦恼自会悄然遁形,身心自会轻盈灵动。尘世喧嚣浮躁,生活琐碎芜杂,看得太清眼烦,想得太明心烦,不如争一眼天高,闭一眼地阔,糊涂一些心静。

世界这么大,万物很复杂。地无常势,水无常形,总有一些事物在意料之外,也总有一些事物难如人意。允许迁徙的小鸟偶有离群,也允许飘荡的思绪偶尔游离。这是节律之中的意外,也是节律之外的必然。

过程是一条线,结果是一个点。过程是绵长的,结果是短暂的。一条线的快乐,可以拥有无数点的满足,而一个点的满足,只是一条线的局部。不争一时之长短,尽享过程的乐趣,快乐即会绵延不绝。

人生如斯,只要放下沉重的包袱,即会拥有轻盈的心灵,别样的人生。只要淡看尘世的名利,即会有一种春游芳草地,夏赏荷花池,秋观枫叶红,冬吟白雪诗的雅致。

2020年06月16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