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爱殇

千古年华,誰在红尘一瞥,留下带不走的情缘。追寻几世,春秋早已换了容颜,留下明月不语的胶着。一纸白卷,只留下寥寥几笔江南如梦。

打着伞,走在你的人间,却难撑这生死的别离。春暖秋凉,谁在荒野里吟唱着不灭的相思。

草木枯荣,随风遥望着山那边的风景。穿过青石铺就的小巷,能否见你撑着伞,在小巷的那头等我归来。

秋收冬藏,相思问誰收,一别相见再难。江湖几番刀光剑影,古城已成废墟。痴念秋冬,愿把这千古,收藏在梦,与你再叙这秋冬几何。

恨只恨只生不够长,来不及再回眸,与你共赏这十里桃林花开。花落在手掌的娇艳,雪落在心的泪,都成风,吹断了蝶的翅膀,把深情埋葬在十里白堤。

寒来暑往,我把相思写成诗,挂满冬夏的来路。问誰能告诉我,你的城池,何人把笔墨风干,不忍再言。只想伴你一世长安,谁把城池摧毁,烛光冷透,明月轻泣,把这冬夏画成册,挂立在轮回门前。

拾一段柔软的时光,温暖冷若冰霜的思念。摘一段千古的月光,将思念写在眼眸。梦里花开知道多少,会不会开出你的模样,睁开眼还能将你临摹成画。

此生年华浮白,恨不能偷得此生与你相拥。书一字,落满一地的枯叶呻吟不堪。年少不识君,擦肩而过不知泪会落满今夜的西窗。余生写满离愁的旋律,轻弹,便穿透岁月的尽头。

花飘零,风自孤独,写下满篇痴情付于誰。不见你,不见你,三千诗书又何防。轻勾勒你模样,一竖一横拼凑你容颜,刻画在骨的符文,烙印在心的纹路,誰也拿不走,带不走这生死的相守。

念你成殇,千百年前,相约的春天早已黄昏,千百年后,你又在何方,站在时间的长河,站成花,开在誰的彼岸,在誰的笔墨里千古流传。

春,夏,秋,冬,还有你,无休止的轮回,说着思念编织的网,只是不愿走的我,还停留在这里,将你春播,夏生,秋收,冬藏,将我埋葬在这里,随你生灭。

说好一起走下去,说好天荒地老,说好一起走到老,说好生死相随。

到最后,不过一个人的绝唱。

不如,将你,秋收冬藏。

将你,秋收冬藏

是藏(cang)还是藏(zang)啊

那年,与你漫步在江南的春天,百花争艳,在斜阳里铺落成景,把我俩的影子拉扯,相拥着走进夜幕中。

那些有你的时光,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蝶纷飞在春的枝头,采摘着快乐的花蕊,把花粉洒向整个人间,孕育着不散的芬芳。

春去秋来,花开半夏,却在这个季节走失。你说,你要去那遥远的地方看看。在枫叶铺满的路口,你向我挥手说着再见。

风起,吟唱着告别的恋歌,我目送着你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一片叶,落在挥别的手心,一滴泪滑落,浸湿了整个季节。

黄昏里,思念咆哮着不肯走。你走了多久了,时间也披上了善意的谎言,不肯告诉我。

自你走后的每一天,都难免回想,却也难免徒增感伤。轻叹息,拾一段柔软的时光,将你收藏在心。

秋意浓,独饮着月色,将思念轻诉,凌晨两点半,你在何方,是否也在思念着誰。时光把生活拉扯的平淡如水,年月悄悄把容颜改变了模样,不知远方的你可听的到我呼唤。

秋去冬来,冰冷的空气开始肆意的敲打着记忆的橱窗。雪的花,落在誰的发上,寒冻成霜。

寒梅独开,时光上长满了青苔,冷了时光,惊艳了寂寞。我把思念埋藏在冬天的土地里,希翼来年春天会生根发芽。

寒冻三月天,停留在春的怀抱还不肯走。

春风吹走了山头的荒芜,我来到你的城市,希翼能寻到你的身影,不知你早已走远。一步步,一遍遍在这个城市感受你留下的气息。四月已经来到,下一站,又将在何方。

四月四日,晴,我来到你的山头,你坟前的杂草,前些日子我已经帮你除掉了。墓碑上沾染的灰尘也擦拭干净了。

你的笑脸,还是那么的美丽漂亮。我从路边摘了些野花,给你带过来,你闻闻香不香。看看我,是否变了样子。

我来到你的坟前,你在里面,我在外面。我把过往都秋收冬藏,黄泉路上,你可孤独。

今年的清明节,没有下雨。埋藏在心的话,在阳光下借着春风与你唠叨唠叨。愿你能够听见。

秋收冬藏,这份情,是收藏,还是被埋葬。

念君,君未归
年月不忍轻言

恨只恨
此生不够长

秋收冬藏,又奈何。


念君归,君未归,荒芜的岁月将思念吞噬,在疼痛的骨骼上开出一朵花,在春风中惊艳了时光。

花开明月前,独饮西山风,书相思。花好月圆,莫负相思,泪隐忍。一别几多秋,山野可繁华,草木可起舞。为君抚琴春秋换,可否,听我相思赋。

梦里花落,幻化成蝶,拼凑成你的模样。幻一木,情深三分,雕刻成传世的信物,愿你寻得归路。

江南烟雨几多情,可否,再为你梳妆。暮色沧桑斜阳老,可否,再为你画眉。十里花开,为我,洗砚磨墨,可好。十里明月,与我,花前月下,可好。秋来冬往,可知我冷暖,懂我悲欢。

秋凉冬寒,你可归来添衣裳。枯枝落叶满山丘,翻越不过思念的山峰,任冬雪染白我的发。

去往你的城,一路荒芜丛生。寂寥的风充斥着整个路途,几朵野花孤傲的仰着头,迎风摇头晃脑。你的城,是否太荒凉,独留你一人,恨此生苦短。

红尘如梦,烟火繁华。书千章文,读千万字,谁人秋收冬藏。念千古悠悠,天地玄黄,再难书,今世你我这一场未演完的情缘。

恨只恨,此生长,未能伴你生死相随。清明至,魂可归来,与我共携手,将岁月挽留,诉相思。清明归,君可归,托清风寄去我的千言万语。

碑上刻着誰的名字,是你啊。你在这沉睡了多久,眺望了多久,盼望了多久,又随风伫立了多久,风化的石碑,沧桑的刻画,是否已轮回。

秋收冬藏,是藏(cang)还是(zang)啊。每次想起你的名字,想起你的容颜,就悲伤不已,掩面长泣啊。

秋收,冬已藏(zang),藏尽余生霜满天。


山川异域
秋月海棠